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银土】奇怪的脑洞

攘夷之战时的设定——银时是攘夷之士;土方代表幕府。
另,土方当时长发。

土方的心情很糟,战场上又被那些攘夷之士打败了,闷闷的坐在酒吧里。
“坐在这儿不介意吧?”一个银发男人坐在了土方身边,“小哥,你脸色很差啊~要不要来点糖分?”说着便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糖果。
“我靠!你谁啊!”土方甩了甩背后的头发,十分暴躁。
“是啊~我是谁呢?”男人向土方抬了抬酒杯,就把色彩艳丽的酒一饮而尽,“我是战场上的孤魂啊~”勾起一抹不靠谱的笑意。
“战场吗?”土方闭上眼似乎还能听见炮火的声响,还能看见队友浴血的尸体。“你也是战场上的?”
“我叫银时。”男人没有回答土方反而是报了自己的名字,接过酒保递来的酒,在手中把玩。
“……土方。”鬼使神差的土方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眼神瞟向奇怪的男人。
“土方啊……”银时刻意压低了嗓音,“鬼副长嘛……”声音淡到宛如一声叹息。

但是还是清清楚楚的传入了土方的耳朵,他心下一惊。

“你认识我?”土方的眼神变得犀利,头虽然微微发晕,但是保持着可以高速旋转的清醒。
「是敌人吗?」
“是敌人。”如同知晓人心一般,银时这样回答。高脚杯里猩红的酒液被银时抬头喝尽,转过猩红的眸子,盯着土方。
旋即,错开视线,在台面上丢下一个钱袋,转身离去。

“土方,保护好你的大将吧……”

如同慢动作一般,银时扭头,用右眼瞄了土方。
从此,那只染血的眸就刻在了土方的生命里。

然后就是各种土方对上银时;银时受伤被口嫌体正直的土方捡回去;由于多次对上银时,土方的部队损失惨重,被人质疑;冲田遇上了银时,大打了一架;银时被高杉莫名追杀,逃亡期间救了神乐;此时土方也被人算计,失去了众多人的信任,只剩近藤,冲田,山崎,被迫逃亡;再次见面,两人觉得事出有异,冰释前嫌,一起揪出反叛者。


奇奇怪怪的小脑洞【捂脸

啊……有人来找我玩嘛……寂寞的要死的老年人,还有社交恐惧症_(:з」∠)_

【X战警】冷静自持的观后感

唔,昨天才看了X战警(咦?!是昨天吧?)
我觉得情节和人物塑造都很饱满,老万的仇恨,汉克的爱,魔形女的爱,教授的挽留,简直要看哭我!
老万你为什么不留在教授身边!教授都秃了啊!!!【并不是
快银小天使没有认父说实话还是有点出乎意料,但仔细想想也在情理之中,他大概是希望父亲可以仔细的想一想自己所珍惜的事物,而不是靠亲情把他拴在身边吧(但是老万要走谁都留不住啊)。
唔,教授还是爱老万的吧……他不想控制他,希望他自己可以留下,不过还是因为理念的不同,老万不会留下。
结局老万说的话很意味深长啊……
自己一点点的见解吧_(:з」∠)_
教授你好帅啊!!!

【恺楚】镰鼬

最近看gangsta看的很high,因为有刷恺楚的,于是就开了假如楚子航听不见了的两人的生活状况。写了几个场景。

“  ”中是说出来的,「」的是手语。

ooc出没,小心。


[有关任务]


“楚子航!”你背后有……恺撒本是想这样开口的,突然想起他的耳朵已经听不见了,硬是抽出空来,向着那边开了一枪。

“唔……?”楚子航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他那边的敌人已经搞定了。「慢死了,你在搞什么?」

“马上。”“砰——”枪声随后响起,最后一个人应声倒下。


“有没有受伤?”恺撒捧住楚子航的手仔细看着。

「没有,你这样很恶心。」看了眼恺撒脸上的血,指了指,「那里粘了血。」

“诶呀~我在拿枪没有手擦。”恺撒凑过去。「帮我。」

“……”楚子航盯着他,拎着刀转身就走。


[有关路明非]


楚子航耳朵不好了之后很多时候都不方便,平时,恺撒可能会经常和他在一起,但是毕竟还会有分开的时候,恺撒便会时不时的发短息。

但是那实在是太频繁了!以至于……

“师兄,你恋爱了?”路明非坐在楚子航的对面边打着半生不熟的手语,一边说。“是不是有点太热情了?”他又看了一眼那部震动个不停的手机。

“没有。”太长时间不开口的嗓子听起来有些沙哑,似乎中文也说的有些含糊了。

“……”师兄你说没有就没有。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明晃晃的屏幕上显示着[老大]两个字。


向师兄示意了一下,走到一边,战战兢兢的接了电话,“老大?”

“路明非,”对面好听的声音停顿了下,似乎是在措辞,“楚子航和你在一起?”

“啊……诶?!”老大在问我师兄的事,诶?!他们不是宿敌吗?什么状况!

正在路明非的脑内不停的刷弹幕的时候,一只手擦过他的脸颊,拿走了电话。

“师师师师兄!!!”吓得路明非都结巴了。

“你做什么?”虽然听不见,楚子航那对好看的眉还是皱了起来。“给你。”抱怨了句,楚子航就把手机递还给了路明非。

“老大,是我。”

“你问他为什么不回短信。”平日里冷静的声音带着点愠怒。

“师兄,”路明非屁颠屁颠儿的跑到楚子航的身边,“老大问你怎么不回短信?”等等!短信?师兄收到的短信?!那是老大发来的?!

“反正他也能知道我在哪。”楚子航觉得麻烦,开始闭目养神。

“他那是怕麻烦吧……”等等老大你怎么听见的!镰鼬不是那样用的吧!(然而我并不知道能不能这样用)

“路明非,挂掉就行了。”诶——师兄叫我挂老大的电话?!发生了what?


今天的路明非依然停留在铁三角的底层呢~


[有关起床]


“楚子航起床了……”不知从何时起大少沦为叫起床的佣人。因为楚子航的起床气实在太可怕了!有一次差点烧了整个家的状况。

恺撒拉过楚子航的手,放在自己的喉咙上。“亲~爱~的~起床了~”

“唔……早。”只是问好,并没有睁开眼睛。

恺撒俯身下去,吻了吻楚子航的眼睛,见身下人都没动,继续吻了他的鼻梁,吻了他的唇,舌缓缓的滑入,在温暖的口腔里肆意妄为。

然后……楚子航就毫不犹豫的睁开眼睛,咬了恺撒的舌头。


“楚子航真过分QAQ”

「别在那里装可怜。」起身后的他,走向浴室,看都没看可怜兮兮的恺撒一眼。


[有关手语]


刚刚听不见那会儿,楚子航还不会看口型,恺撒也不会用手语。两个人都不说话,呆在一个屋子里,有事还要发短信!

那会儿,两个人一人拿着一本手语书,走到哪都看两眼。无论是狮心会还是学生会都因为两人出乎常理的默契惊恐了好久。


“我学会了。”楚子航合上书,揉了揉眼睛。

「我也是。」恺撒笑了起来。

“嗯。”


——END——

一段时间前的了。被我翻了出来。

有人喜欢就最好了~~~


【昊翔】嘴脏没办法

  唐昊和孙翔两个人在一起了,而且还在夏休期同居来着。不过倒是因为天天吵架总被居委会调节关系。

  两人,年轻气盛嘴巴脏,嗓门还大,又都是队里的宠儿,脾气又都火爆的要死。几句不和就能吵吵半天。

  不过,大多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像是什么做饭的时候开不开抽油烟机,

  什么今天的野图Boss到底是归轮回还是呼啸(不过最后被叶修那个老东西抢了先←孙翔原话),

  还有什么两个人都在纪念日的时候买了对戒,想给对方一个惊喜,不过因为到底带谁的好的问题打了起来(最后才想起来练习的时候怎么能带戒指,只好当做项链都带在脖子上)。


  天天吵,乐此不疲。

  虽然不影响训练,倒是让队友有些困扰。

  江波涛曾经在休息室见过孙翔对着已经挂断的电话屏幕骂了半个小时。赵禹哲也表示某天看见唐昊踢出去了十罐六个核桃。


  不过就一次,事情闹得有点大。也是夏休期时候的事。

  两个人决定同居之后,在S市买了套房子,一个带有独立阳台的小高层,是孙翔选的。他说等他们退役了,就在阳台里养只哈士奇,要是嫌麻烦养几盆花也挺好,不过距离两人退役还着实有一段时间,阳台里就是空荡荡的,毛都没有。

  那天晚上,孙翔和唐昊背靠着背窝在卧室搂着笔电打JJC打的酣畅淋漓。洗了个澡,准备·干·点什么。

  还没等开始,两个人就又吵起来了。

  孙翔就生气!老子想内射管你毛事!老子乐意!用不着你帮我清理!

  唐昊就更生气!老子这不是为了你好吗!上次搞了一次就发烧的人合着不是你啊!我告诉你!你们江副队那阴恻恻的眼神,那就是想把我买了!

 

  “唐昊!老子他妈看上你就是瞎了!”

  “其实我看见你现在这样,我大概很早以前就瞎了。”


  两个一直吵,越吵声音越大。一路从卧室吵到了阳台。


  “唐昊!我他妈告诉你!”孙翔一只手把着阳台的栏杆,“你要是在和我说话带一个脏字我就跳下去!”孙翔还裸着上半身,头发被夜风扬了起来有些凌乱,脸上带着由于愤怒而染上的红色。

  一副不要命的样子。

  然后——

  “哗啦”自上而下的一盆凉水熄灭了孙翔斗志的火焰。

  抬头看看。 

  是楼上练咏春拳的老大爷。惹不起。

  老大爷还拎着泼水的盆,“吵什么吵!让不让人睡觉了!”大爷身体倍儿棒,声如洪钟,一开口孙翔就怂了。抬头看看,老大爷凶神恶煞,要不是老奶奶拦着他,孙翔相信他会马上冲下来,把自己打个半死。老奶奶搂着大爷的一只胳膊,用着不知道是哪儿的边陲话抚慰着大爷。

  “没事,小伙子!就是体谅体谅老年人吧。”老奶奶吐字清楚,面容和善。


  孙翔被淋了一头的水,水珠就一连串的沿着下巴滑下来。呆愣愣的看着楼上。等到唐昊胡乱的给他擦头发,才回过神来。

  “woc老子要这么被你擦下去早晚得秃!”伤心伸手去抚唐昊的手,把唐昊一把抓住,连托带拽的领进了屋里,一甩手臂把他丢在了沙发上。

  “woc!”孙翔被吓了个措手不及,吃痛的闷哼了一声,随即大片的阴影投下来,唐昊逆着光,站在他眼前,勾着一边嘴角,有些性感。随即唐昊便栖身靠近孙翔,用力的吻了上去。

  “哗哗(沙发)……唔!湿。”孙翔被吻喘不上气,努力的发出几个单音节词。虽然表意不明,但是多年在一起的默契让唐昊还是听懂了。

  “那正好,”唐昊起身,“我看它不爽很久了。”


  哦对,当时因为沙发到底罩不罩套吵了一架,孙翔赢了。于是红黑相间的真皮沙发硬生生的套了一层白色的罩。当时唐昊不满了很久,扔了孙翔一箱六个核桃才已结心头之恨。


  “继续刚刚的事吗?”唐昊舔了舔孙翔的嘴唇。

  “屁话。”孙翔吻了上去。


——END——

第一次写昊翔超紧张!


【all叶】那些个暗恋的故事

【韩文清】

  “叶修很强。”

  “你要不断的向前才能追上他。”

  “这也是博弈的乐趣。”


【张新杰】

  “前辈从一开始就是我敬仰的对象,冷静又强大。”

  “和他的比赛是唯一可以扰乱我睡眠的比赛了。”


【林敬言】

  “作对手很多年。”

  “但是仍然无法错开对他的视线。”


【张佳乐】

  “从他刚夺一冠的时候就去研究他,研究到最后感情就变了。”

  “也是有好多年了。”


【王杰希】

  “注意到前辈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但是我仍然能记得一叶之秋第一次出现在我的视野里夺去了我所有的目光。”

  “以及君莫笑在第十区大闹一场,心里压抑不住的喜悦。”


【黄少天】

  “PKPKPKPKPKPK!”

  “老叶他真的是个很厉害的人!”

  “看见他心里就只剩这两个字。”


【喻文州】

  “……^_^”

  “喜欢前辈很久了,不会去告白,只是想要注视着他,永远。”


【周泽楷】

  “前辈~才是第一人。”

  “真的。”

  “永远尊敬。”


【江波涛】

  “前辈能记得我名字的时候真的很庆幸,”

  “毕竟我只是小辈啊~”

  “硬要说的话,大概就是明星和粉丝的关心吧……我心永远向你。”


【孙翔】

  “抱歉,只说一次,”

  “我会把它当做荣耀的。”

  “然后超过你,让你注视我。”


【唐昊】

  “以下克上我可是很在行呢。”

  “注视你很久了,接下来就是你。”


【楼冠宁】

  “一叶之秋的时候我看着你的背影,”

  “君莫笑的时候我认识了真人,想想还真是幸运啊。”


【all叶】那些个暗恋的故事 1

影子女神生快!!!虽然只码了这么点_(:з」∠)_


【吴雪峰】

  “小队长?我确实喜欢他好几年了。第一次被他吸引是他和韩队的决斗,毕竟都是两个胜率百分百的人,不过还是小队长更厉害一点啊~”

  “哈哈~得意是肯定的吧~那可是我们小队长啊~”

  “不过刚和小队长见面那会儿,他可真是活脱脱的网瘾少年啊!不过,很快就走JJC把我打趴了。他的战法真是……厉害~”

  “那可是我生命里神一样的少年。”


【苏沐秋】

  “阿修可是家人一般的存在。”

  “相较于沐澄是两种不一样的喜欢了~”

  “遗憾的事很多……没能陪他们到最后什么的,也没能一起夺冠,大概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和阿修告白吧~”

  “我永远活在你的荣耀里注视着你。”


【方锐】

  “叶修很厉害,但我也不差对吧。”

  “你看我真挚的眼神!”

  “当时他邀请我的时候我是真的没有想到的,其实也在犹豫,但是那是叶修啊~他可以夺冠的,我不止一次的这样想。”

  “再说,我真的想站在他身边。”


【魏琛】

  “叶修简直就是卑鄙无耻下流,以那种方法逼老夫!简直好笑!”

  “他以为我为什么追杀他那么久!”


【乔一帆】

  “前辈很强大。”

  “他能来挖掘我真是太好了,毕竟我在微草……”

  “就因为这样,我总要尽最大努力去帮助他。”

  “我不想仅仅是仰望他了。”


【包荣兴】

  “老大就是老大。”

  “各个方面都很厉害!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了!”

  “非要说的话……我想永远呆在他身边。”


【罗辑】

  “他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像是数学里的无解,不,是有不确定的解,你永远都解不完。”


【莫凡】

  “……”

  “……可怕的人。”

  “……光芒很刺眼。”


叶受冷cp战队。

阿言言言言-立flag狂魔:

请也为我们写手想一想,我们花费时间精力在这不求实际回报的事情上面,我们求的是什么?我们为了谁?


我们为的是叶修,而不是你们。


你们看一篇文可能只需要几分钟,但你们不知道我们为了让你们享受这几分钟花费了多少时间精力去翻看原著查找资料修改BUG。


除非是那些触犯底线与原则的恶意文章或者根本就是不尊重原著和人物的文章,即使写的再稚嫩内容再无趣,也是写手的心血。


请记住,我们不是为你们写作,我们在这个圈子里,我们是在为叶修写作。


我们冷cp党,


可能对于你们来说,她们是小透明,有没有都无所谓。但对于我们来说,群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小天使。


我们需要她。


我们萌着一些冷cp,也萌着一些热cp。热的甚至文章数量上千上万,冷的甚至只靠着我们群的妹子撑起整个tag。


为了让这个cp为人所知,说我们蹭热度也好,我们不管内容是否带着all叶成分也只能带上all叶tag。这点我们很抱歉,但我们也会继续。


我也不希望我的小天使们因为外人或外界的事烦到她们心累而退圈。


所以,


我代表【叶受冷cp战队】声明:


只要是打着叶受冷cp战队tag的文章,一切由我们冷cp群自行管理。


我们会自行监督文章的tag是否得当,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标准。


也请外人不要插手。


我们自己打的tag,我们自己负责。


【叶受冷cp战队群的妹子,请转载这篇文章,说明你的昵称和群昵称,说明你今后的打tag方式,作为证明。】


这里阿言,群名(言w言)。今后喻黄王韩周伞这些热cp一律只打all叶tag,乐叶方叶包叶等冷cp中的热cp酌情处理,袁叶邹叶赵叶这些冷到北极的cp就是我打tag打得飞起也请不要打搅我!


以上,不服找我!请不要打搅我们群的小天使!

【all叶】给叶修的一句告白

我准备把所有人都写个遍!憋拦我!

ooc是肯定的!我们的目标是——没有蛀牙!

呸,是一定要苏!【我不管我不管


【兴欣】

魏琛:诶,叶修,我想陪你抽一辈子的烟。

方锐:老叶,你看你要不要吃我这块点心?【笑

包荣兴:你能只做我一个人的老大吗?

乔一帆:前辈,谢谢你发现了我!我也发现了一件事,我喜欢您。

安文逸:可能是个任性的要求,我想做您的专属治疗。可以吗?

罗辑:您这道题很难解啊,我可能要解一辈子。

莫凡:……你的拾荒很厉害!我想和你走下去……【把苏沐橙给的小条塞进裤兜


【霸图】

韩文清:对手做了十年,给我考虑一下你身边的位置吧。

张新杰:前辈,我喜欢你。喜欢了6年3个月零9天。

林敬言:看到你,我有点想成为流氓了。【推眼镜

张佳乐:少在那里叫我二乐了!对你告白这事我肯定是第一个。


【蓝雨】

喻文州:前辈真的不考虑我一下?【笑

黄少天:老叶老叶老叶!出来PKPKPKPK呀!JJC走起啊!敢不敢!不敢的话和我来一辈子的真人PK如何?

卢瀚文:前辈!我长大会追上你的……无论什么。

郑轩:压力山大啊~叶队受欢迎的过分安排……不介意我也说一声吧?


【微草】

王杰希:听说伯父伯母也在B市?有时间领我去探望一下。

高英杰:前辈很厉害!我想要变得你更厉害!来保护您。

刘小别:前辈要来彪手速吗?赢了和我在一起怎么样?


【轮回】

周泽楷:喜欢,前辈。

江波涛:前辈考虑一下要我接替你的心脏吗?

孙翔:早晚打败你!你最好别被人打败!

吴启:我关注前辈很久了,可以给我个机会吗?


【雷霆】

肖时钦:叶队,我想要和你一起为嘉世出力的。


【义斩】

楼冠宁:大神,你看B市几环以内的房产你喜欢?

孙哲平:认识这么多年了,我仍然记得你破繁花血景的那一幕。


【呼啸】

唐昊:我下一个以下克上的目标。

刘皓:我恨之入骨的你的才华,依然闪耀,依然吸引着我。


【嘉世】

邱非:叶队,请看好我带领的嘉世再次起飞。


谢到最后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_(:з」∠)_

救命【不要打脸

说好的告白呢!


【东卷】所处目光皆为景

模特东x摄影师卷

(三)

  “啊~小卷也有这样的想法真是太好了~”东堂又笑了起来。

  后来合作的日子里,那灿烂的笑靥就刻在了卷岛的心里。

  东堂美好的笑容,只为他一个人绽放……

  “我也这么认为咻~”难得的卷岛也勾起了嘴角,不到一秒钟却又垂了下来,“抱歉,让你感到恶心了吧……”卷岛低下头,小口的喝了咖啡。

  “诶?!什么?”东堂明显没有和卷岛的脑回路想到一起去,不解。

  “笑容咻……”卷岛的脸色阴沉下来。

  蜘蛛是生长在暗处的生物啊,小心翼翼的织网,小心翼翼的捕捉,小心翼翼的窥视着阳光,但在阳光入眼的那一刻又情不自禁的躲起来,下一秒却开始了暗暗的懊恼。

  对于卷岛来说,东堂就像阳光一样耀眼啊……

  “小卷的笑容吗?并没有很恶心什么的,相反有一种特殊的美感呢~”东堂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的回避了卷岛脸上露出的神色。

  “那真是谢谢咻……”

  被阳光夸奖了,胆小的蜘蛛把脸躲在了马克杯的后面。

  “说实话,除了照片的事情,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拜托小卷……”东堂收起脸上有些轻浮的神色。

  要被拜托了咻……卷岛也正了正身子,一副侧耳倾听的样子。

  “小卷可以做我一人的摄影师吗?”东堂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不知所措的神情。

  有点像国中时期向心爱的女孩子告白又怕被拒绝的模样。

  想到这里,卷岛突然笑了出来,“kuha,东堂你是国中生吗?”

  “才不是啊~小卷~正经一点嘛~”东堂不满的撅起嘴。

  “抱歉抱歉,”卷岛挥挥手,“这个事情请允许我拒绝……”

  “为什么?小卷?明明我们这么合得来的!!!”东堂的眼里满是不可思议。

  “不过你要是有真的重要的拍摄可以来找我咻~”卷岛见东堂一副受伤的模样,补充了这句话。

  “诶——好吧……”东堂有点不高兴,伸手捋了捋额前的刘海,刚张开嘴想要和卷岛讨价还价一下的时候……

  “呆茄东堂!!!”一个声音从卷岛身后想了起来,来者是一个黑发男人,一把拽起东堂的胳膊,一边转头冲卷岛笑笑(虽然很可怕),“卷岛先生,如果不介意的话,请跟我们来,毕竟这家伙的影响力……”

 

  不言而喻。

  东堂被来人塞进了车里,卷岛环视了越来越多的人群,不得不也上了车。

  “抱歉,事出紧急,这家伙是自己逃出来的。”那个人一面开车一面向卷岛解释。

  “荒北!你要是不喊我我明明不会暴露!!!”被晾在一边的东堂说话了。

  “尽八你就先闭嘴吧~靖友很生气哟~”另一个声音从副驾驶传来,是一个橘发男人。

——TBC——

【all叶】拾荒(十四)

☆又名:叶修捡来的保镖们

☆异能,血族梗

☆伞修/周叶/黄叶/韩叶(?!)/王叶/翔叶/喻叶

  大概这样。

☆会ooc

☆添加了tag#叶修捡来的保镖们#

  要是可以的话,拜托关注了~(๑•̀ㅂ•́)و✧


 

  叶修蹲下身子,看着那个满脸血污的人,戳了戳他的脸,又收回手,搓了搓手指。


  嗯,手感还不错,还是热的。


  “唔……?”男人睁眼,全是些个自己不认识的人,都一脸王八瞅绿豆的表情看向自己,“这是……哪?”

  “你自己说呢?”叶修呵呵一笑,看向脸前的陌生人。也不是出于什么好心,他只是第一次对于真正有意识的敌人感到有兴趣,恰好他又被人追杀而已。

  “抱歉,”男人垂下眼帘,“我的意识不太清楚,记忆似乎有所断片……?”摇了摇头,一副头很痛的样子,“我叫肖时钦。”肖时钦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是个研究机器的,有人叫我机械师。”说到了自己得意的东西,他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神色,像个孩子。

  “诶——你就是个普通人,郑轩他怎么会抓你呢?而且郑轩他那么怕麻烦怎么会去追杀别人呢~要我看,是不是他被什么附体辣!”黄少天到底是没忍住,一个箭步窜上前,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又转头问喻文州,“队长你觉得的呢?”

  “呵呵^_^”肖时钦擦擦眼镜,假装没看见这个阴森森的笑容,“少天,少说几句。”

  “还是文州治队有方啊~”魏琛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出来,看着血污肖时钦。

  “嗯,是,一个手残一个话唠,前任老师还没下限。”叶修掐着根烟,捻在指尖,带着丝笑意。

 

  于是在肖时钦的注视之下,几人毫无原则的开了嘴炮。

  抱歉,刚刚飞走那位还是把我抓走吧!!!


  “所以说,我们这边的状况你也见到了,要改变现状吗?”叶修扭头,压低了声音,带着蛊惑的味道。怎么说,什么人多力量大。再说到现在为止也没人拒绝他,对不对?大家都得保护自己嘛~

  肖时钦下意识的差点点头,转念一想,摇了摇头,“我大概可以保护自己,早日脱离战场。”语气很诚恳。叶修也不再多劝,就是觉得自己刚刚立了个flag,然后脸被打的啪啪响。

  “那你自己小心,我会尽量保护你。”叶修点点头,“文州,就先拜托你照顾他了~”

  “好的。”喻文州转身面向坐在地上的肖时钦,脸上挂上了令人舒服的得体笑容,“跟我来。”


  声音离叶修越来越远,大概是走远了,人也都四下散开了,叶修眯着眼看了看他们的背影有些感慨。也转身离去。不一会,便听到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周泽楷。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孩子格外的粘着自己,似乎是什么觉得我想麻麻?!呸呸呸,那也是爸爸。

  叶修脚步一顿,周泽楷就撞在了叶修的后背上,不过,看起来更像是叶修倒在了周泽楷怀里。他往前走了一步。

  “小周啊……你原来是做什么的?”

  “……学生。”周泽楷歪了歪头,一副状况外的样子看向叶修。

  “最近感觉怎么样?”沐秋不喜欢这样,即使这样我还是想问问其他人。

  “前辈……”黑暗中的周泽楷红了红脸,“很好。”

  “呵呵,小周是在夸我吗?”叶修卷起了唇角,低低的笑了起来,“还适应现在的生活吗?”

  “还……不错?”周泽楷的声音有点迷惑,毕竟几个问题,叶修问的是毫无干系,他一时间也想不通叶修为什么要这么问,但是他知道他是有原因的。不便多问。

  “嗯……”然后便是沉默,周泽楷有些紧张的搓着手,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再顶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整个人都萌萌哒。

  “小周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一个人静静。”叶修的嘴巴有点寂寞,摸了摸兜里的烟盒,细细摩挲。

  “好,”周泽楷点了点头,走出去几步,又眼睛亮晶晶的看向叶修,“小心。”

  “好好好,”叶修没有回头,扬了扬手表示自己听见了。“哥知道。”


  在世界变成这样之前,叶修是个黑客,但是苏沐秋不是,表面上他们都是学生,两个大学生,学的设计专业。叶修开始做黑客只是觉得有趣,并没有窥探别人信息的意思,但是久而久之,他发现自己被迷住了,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美妙,攻破别人的防火墙,等等。他变得小有名气,化名“君莫笑”。有人开始找他做生意,也就是盗取别人资料什么的,酬劳丰富。但毕竟是犯法的生意,叶修很少做,只是偶尔捞一票。他精明的很。

  但是,他有些疲倦了,不再一如当初去热爱这个东西。人总是如此,一旦得到,便容易舍弃。

  然而一觉醒来,世界就变成了这幅模样。

  而自己变成了救世主般的存在。

  自己变得更加有价值,而且这种电影般的情节总会让人心动。

  他又有找到了初心的感觉,他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完整。所以,即使沐秋那样说,他无论如何也想把这件事进行下去。


  所有的坚持都是源于热爱。


  不论结局如何,他都不会为自己后悔。


  当然,想现在一样的偷闲还是让他很喜欢,只不过,他不想一直闲下去的。


——TBC——

终于写出了小事情……开心!最近被高三的事情绊住了,当然没几天就要一模了,更文攒攒r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