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东卷】i‘m not happy beca_se

随手写的be,前面可能虐吧……【犹豫】,不过结尾还是好的!【肯定】

卷岛裕介要结婚了,邀请了东堂尽八去当伴郎,东堂尽八觉得自己不太好了。毕竟两人的关系在当年那么要好,甚至要好都不能完全去形容。
想到这里东堂尽八有点想笑了,又有点想哭,不知道脑内到底该想点什么了。

高中的时候曾经在一起,毕业后卷岛裕介突然消失,消失在东堂尽八的视线里,或者说,仅仅消失在东堂尽八的视线里,大家都知道卷岛裕介去了英国,唯独东堂尽八不知道……东堂尽八疯了一样的找他,给他打电话,一开始还是不接,后来就变成空号……东堂尽八知道这说明着什么,只是不想相信,他宁可相信卷岛裕介是不方便接电话,也不愿相信卷岛裕介是不想见他。

东堂尽八……真是爱惨了这个男人——卷岛裕介。

那段时间……卷岛裕介消失的那段时间,东堂尽八一脸落魄,落魄的富福都看不下去,不骑车,不说话,只是呆呆的看着手机链,「那样的羁绊,你……还记得吗?」

大学四年,东堂尽八到底还是没能忘了他,没能忘了他那玉虫色的头发,没能忘了他那奇怪的口癖,没能忘了他……一切都在眼前却已是昨天。

昨天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给了自己请柬,希望以他最好朋友身份的出现,希望他可以当他的伴郎。「最好的朋友?」东堂尽八的嘴角勾起苦笑,「原来只是朋友啊……」

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最后只是点了头。

想到这里,东堂尽八又对着镜子正了正领带,打眼看到放在旁边的发箍,伸了伸手还是没有拿。他记得小卷曾经说过自己不戴发箍更好看。虽然是小卷的婚礼,自己还是伴郎,却还是希望可以以最好看的自己出现在他面前。

“小卷,啊……卷岛,”东堂推门进去,看到身着白色西服的卷岛,“今天很帅啊~”扬了扬嘴角,「这样的小卷一定很幸福吧……」

“东堂你来了咻~”

“啊……新娘呢?”东堂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并没有看到新娘。

“你说,萌美吗?在屋里。”卷岛的回答很简单,往屋里望了望,神色柔和。

「萌美吗?已经这样亲密了啊」东堂低着头,刘海散落下来,「果然当年只是儿戏呢~只有我会当真,真傻真傻!」东堂不禁苦笑。

“东堂?怎么了嘛?不舒服?”卷岛看东堂神色不对,扶了扶他的肩膀,“没关系吧?”

“啊……”东堂拂掉放在肩膀的手,“没关系呢~”又勾起一个笑,眼神里是卷岛看不懂的——沮丧,失望,眷恋,还有……遗憾。
张了张嘴,说出口的却还是干涩的“那就好,婚礼快开始了咻”

婚礼上,谁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东堂都不知道,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卷岛,明明只有有一步之遥,却那么遥远,明明只在眼前,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啊……小卷我爱你,能看到你结婚真是……幸福吗?能看到自己所爱的人结婚」站在卷岛背后,东堂不自觉的苦笑。

“现在,请婚郎亲吻新娘吧!”

东堂看到卷岛低下头,吻住新娘的唇,新娘勾住卷岛的脖子——天造地设的一对。

东堂觉得卷岛脖上的领带颇为刺眼,那是卷岛和东堂一起买的。「你身上也有我的东西陪在你身边呢~」东堂有些开心了,笑出了眼泪,笑的连心都疼。「小卷,你亲吻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起我当年吻你的样子,有没有想起我唇上所带的温度,有没有想过我是真的爱你……」

婚礼结束的时候,东堂很用力很用力的抱了卷岛一下,仿佛要把卷岛揉进血肉,揉入骨髓一般,很快又松开了。

“裕介,你要过的比我好。”嘴角带着笑意,眼里却是无尽的话悲凉。

已经微醉的卷岛眨了眨眼,东堂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转身离去。

「只要你过的比我好,我就放心了,裕介,你要记得,有个叫东堂尽八的人真的爱着你!」

“小卷,啊……卷岛,”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陌生的称呼让卷岛有些不开心,不过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不开心呢?自己又不是他的什么人。“新娘呢?”

“你说萌美吗?在屋里。”想到那个理解自己的女孩,卷岛不自觉的弯了嘴角,转头却发现东堂低着头,神色不佳。

“东堂?怎么了嘛?不舒服?”卷岛伸手扶住东堂的肩膀,“没关系吧?”手却被东堂轻轻拂落,让卷岛片刻的失神,「终究还是握不住的温度……」卷岛抬眼对上东堂的目光,那目光里蕴含了太多,卷岛一时间也读不出。

只听见东堂说了句“啊……没关系呢~”

卷岛想说些什么,但终究只是张了张嘴,干涩的挤出一句,“那就好,婚礼快开始了咻”

婚礼上,卷岛第一次亲吻那个女孩,却突然想到了当年东堂吻着他的情景。那时的东堂还比自己矮一点,略生涩的吻住卷岛的唇,舌小心的勾勒出卷岛的唇形,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可现在……那个人就在身后,自己却不能再吻他,抱他。他多希望东堂能突然抱住他,问他能不能和自己在一起,最后两个人在一起过上简单的生活。但是希望也只能是希望,东堂并没有那么做。

那天,卷岛喝了很多酒,喝到自己醉醺醺的。

他记得自己最后送了东堂,他紧紧的抱住自己,像是要把这辈子的拥抱都抱回来一般,然后松手,卷岛感觉自己身上片刻的失温。看到东堂的嘴在自己眼前一张一合,在说些什么,是什么呢?

——“裕介,你要过的比我好。”

他看到东堂努力勾起的嘴角弧度,却也看到了沉寂在眼底的寂寞。

「你要我过的比你好,没有你,我怎么能好?尽八,你回答我好不好?」但是东堂没有回答他,只留给卷岛一个背影,以及被路灯拉长的影子。

「东堂尽八,你得要好好的,比我还好,因为没有你,我没办法过的好咻。尽八,我爱你」

有些人命中注定不会在一起,他在等你,你不知道;你爱着他,他也不知道。于是,分开、背道扬镳,不再见面。

可是,东堂,你知不知道卷岛在等你说出「我爱你」

可是,卷岛,你知不知道东堂真的爱着你。

后续
参加了卷岛的婚礼之后,东堂便再也没去过千叶,只要在千叶举行的比赛,东堂都毫不意外的弃权,他可不想一个人爬上那山顶,他也不想在征服那山时,想起那个玉虫发色的男人,他不敢想,一旦想起,一发不可收拾。

没有比赛的时候,东堂就呆着父亲的温泉里,穿着浴衣和木屐,照顾客人,偶尔泡一会温泉。或者约上几个高中好友——富福、新开、荒北、还有迟到狂魔(划掉)爬坡狂魔,去爬爬坡,偶尔去酒吧玩上一个晚上,说是一醉方休,但是往往先倒下的是新开或者富福。每次新开喝多的时候,荒北就骂骂咧咧的把新开扛回去。因为他们高中毕业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一直到现在。每每看到这样的场景,东堂都在想「如果我和小卷在一起了的话,一定比他们还幸福吧~」然后勾勾嘴角,心说,东堂尽八,你瞎想什么呢!

回忆依然不受控制的被想起——当年,卷岛和东堂还在一起的时候,偶尔东堂去找卷岛,也会去酒吧玩上一晚,一早东堂再回到箱根。

「真是美好的回忆呢~」东堂这样想,「小卷现在怎么样了呢?好像已经很久没去千叶了吧……听说小卷现在有了一个儿子,有着和他一样的奇怪发色,不知道小卷会不会让他去爬坡呢?一定会的吧~」

时间一点点挪动,有一天突然挪出了命运的安排。

东堂有一天听说卷岛离婚了!儿子判给了卷岛,东堂觉得有些不可思议。美满的生活还有一个儿子,似乎是谁都渴望的生活。 「真是奇怪呢~不过到底是为什么呢?小卷会离婚。」东堂这样想。

怀着一丝丝的期待,东堂踏上了前往千叶的行程。自己一个人。他希望可以遇到卷岛,希望可以放手一搏,希望可以说出当年一直没有说出的那句「我爱你」。「这晚来告白,小卷会不会接受呢?」把手伸进包里,摸到一个盒子,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枚戒指。

刚到千叶的时候,天色已经微暗了。「应该去哪里住呢?」原来的时候东堂会直奔卷岛家去住上一晚,但是现在不行!仔细想了想,鬼使神差的去了当年总去的那个酒吧。

很多年过去了,酒吧早已易主,崭新的牌匾上写着【山神酒吧】几个字,牌子的左侧有一只绿色的蜘蛛,几条纤细的腿搭在山神两个字上。东堂的话心里突然生出异样的感觉,东堂毫不迟疑不决的推门走了进去。

点了一杯鸡尾酒,窝在一个角落里,刚刚坐定,便有人过来说话——是一个服务生。

“先生是叫东堂尽八吗?”语气很客气。

“是的”东堂有些狐疑,但还是点点头。

“那真是太好了,我们经理等您很久了!请跟我来~”服务生向楼梯一伸手,将东堂引上了二楼的包房。

“请进。”服务生推开门后转身离开。

出现东堂眼前的是一个长发男人。

“小、小卷!”眼前的正是卷岛裕介,东堂有些惊讶。

“好久不见咻,东堂。”几年不见,卷岛仍然带着令东堂熟悉的口癖。

“真是好久不见呢~”

“啊~你的穿衣品位还是那么差劲咻”刚见面,卷岛就很不客气的吐槽了东堂。

“小卷的穿衣品位才奇怪呢~”打嘴仗上东堂怎么能输!“说起来……小卷是离婚了吧……”直白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东堂就是有些固执的想要知道现在的自己有没有资格去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

“啊……咱们出去说咻,这里太吵。”卷岛撩了下头发,站起身。

酒吧的对面就是一个小小的公园。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公园,坐在长椅上。

“不过小卷为什么要离婚呢?生活不是很美满吗?”还是东堂打破了沉默。「到底是为什么呢?小卷!我还有机会吗!」

“是很美满,但是我本来就不爱她咻……没必要在耽误她了……”卷岛停顿了一下,“还有就是我有喜欢的人咻。”

“在一起了吗?”东堂的声音有些激动,在空荡荡的公园里回响。

“并没有咻……”卷岛的眼神一直没有停留在东堂身上,只是瞅着远方,好像没有对焦一样。

「有机会!就告白吧!试试看吧~」东堂握了握拳,拿出戒指,在卷岛面前单膝跪地:“卷岛裕介,我喜欢你很久了!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和你在一起吗?”

“……”沉默,卷岛没有说话,东堂小心翼翼的抬起头,却发现卷岛在哭,眼泪一串串的划过脸颊,摔碎在地面上,砸在东堂的心上。

“小、小卷”东堂一下子手忙脚乱起来,“为什么哭啊?”

“白痴!你让我等太久了咻!”卷岛一拳打在东堂的肩膀上。

片刻,东堂抱住卷岛,“抱歉,裕介,让你等了这么久,从今天开始,让我陪你到老,让我来承担你的痛苦。”

“谁答应你了咻……”大概是刚哭过的原因,卷岛的声音听起来软软糯糯的。

东堂抬起卷岛的左手,把戒指带到他的无名指上,在手背上印下一吻。“裕介,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我真的爱你。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爱你、保护你,好吗?”望向卷岛的眼神柔和,仿佛可以让人深陷其中。

卷岛错开眼神,“勉强给你这个机会咻。”红透的耳根出卖了它主人的心情。

东堂弯腰:“谢谢老婆大人咯~”

“谁是你老婆咻……唔唔唔”嘴唇被另一双唇封住,吓的卷岛挣大了眼睛。

“闭眼啦~小卷~”唇上传来了警告的声音。

卷岛乖乖的闭上眼睛……
“卷岛裕介,我、东堂尽八将会爱你到永远”
“直到世界末日”
“直到地老天荒”

还好他们只错过了一次,
还好卷岛在等东堂,
还好东堂仍然爱着卷岛,
还好卷岛正视了自己的内心,
还好东堂去向卷岛再次告白,
还好,
一切刚刚好,
有一个叫卷岛裕介的少年遇见了那个叫东堂尽八的少年,
还好爱上你,
还好没放弃。

----END----

谢谢观赏!【鞠躬】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