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新荒】

荒北单方性转●v●

@Bank
大概圈上了吧……脑洞写大发了,还没写完QAQ

【新荒】bank的脑洞

新开第一次见到荒北是在学校附近的胡同里。

刚放学的新开经过那个胡同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了吵闹的声音。新颇为好奇的伸头往里面看。
这一看,让他做出了这辈子都不会后悔的事情。

里面在打架,四五个男生把一个女孩子团团围住,不知是劫财还是劫色。而那个女孩子也一副不让的强硬态度。
话不投机,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女孩子便动起手来。
新开暗叫不好,然后头脑一热便冲了上去。
不过还好,新开学过几年的跆拳道,也当过几年混混。他和那女孩在这些人面前倒也没占下风。

女孩和他背靠背站着,把自己的弱点都完全暴露给对方。

两个人,最后竟然把四五个男人打跑了,不过那些人临走前还骂了句 "臭娘们,有本事一个人在这儿等我们!"
新开有些委屈的摸摸鼻头,心想:我也不是故意来帮她的。结果却碰到了伤口,新开疼的咧咧嘴。低头拎起撇在地上的书包,准备回家。

"你叫什么名字?"背后想起一个清冷的声音——是那个女孩子。
"新开隼人。"新开转过身,才正式打量起面前的女孩。
"新开隼人……"女孩叨咕了一遍,"我叫荒北靖友。"
"荒北靖友吗?有点男孩子气呢~"
新开笑了起来。
"呆茄!笑什么笑!"荒北挠挠微长的头发,恶声恶气的说。
"靖友~不要这么凶~"
"嘁!别这么叫,好像我们很熟的样子!不过是帮我打了场架而已!"荒北抬头瞅着新开的脸。
"唔……也是,"吃了闭门羹的新开准备离开。
"你这伤口要不要我帮你处理一下啊?"荒北没有动,站在原地,咬住下唇。
"你会处理?"新开有些欣喜的转过头。他实在无法想象,刚刚打掉男生好几颗牙的女生还会处理伤口。
"嘁!"荒北露出鄙夷的目光,从放在墙角的包里拿出各种各样的医用品,"过来!呆茄!傻站在那里做什么!"


新开侧头看着一脸认真的荒北,夕阳的光在荒北身上流淌,睫毛弯成恰好的弧度,笼上一层浅浅的光晕,大概是身体原因,荒北的皮肤异常白皙,宛若天人……
新开有点看呆了……

"喂!呆茄!看什么看!"

如果没有这句话就更好了……新开暗暗地想。

"嗯,哦,"新开回过神来,拍拍屁股上的灰,"那……再见?"虽然新开用的是疑问语气,却已经往外走出了几步。

"嘁!呆茄!烦死了!"新开瞥到荒北有些狂躁的挠了挠颈间的发丝,"再见!"

新开转身离开,迎着夕阳,留给荒北一个背影。在夕阳的照射下新开整个人都想是被点燃了一样,熠熠生辉。

在新开马上要走出胡同的时候,他听见荒北在背后喊:"今天谢谢你了啊!"

新开明显的停顿了脚步,随后冲荒北扬了扬手,走出了胡同。

「大概不会再见面了吧……」新开这样想着。看着天空渐渐暗了下去,星星闪烁起来,但是,新开的心里似乎也有些什么暗了下去。「嗯,不会再见面了……」


有些时候,上天就愿意和你开玩笑的。
就像这个中午……

"哈?呆茄!你怎么在这里啊!"荒北有些不满的撇撇嘴。
"诶?!靖友?"新开也是一惊。
「这么巧?我只不过是来喂兔吉的啊……」

"你也来天台啊~靖友~"新开一边和荒北说着话,一边喂着兔吉,"看哦~这个是兔吉~"新开把笼子推到荒北眼前。
"兔吉吗?名字好难听!"荒北嘴上是这么说的,但是仍然一脸好奇的凑了过去。
这是新开才发现荒北怀里搂着一只小动物。


"靖友~这是什么啊?"被抱在怀里的小家伙不安分的动了动脑袋。
"当然是猫啊~"荒北把小猫放到地上,看着这个小家伙自己颤颤巍巍的向新开那个方向走,"被人遗弃了,被我捡了回来~"

新开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荒北的圣母光环……

两人一起旷了一下午的课,呆在天台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顺便逗逗宠物。

"说起来,靖友原来和我是一个学校的啊……"新开看了一眼荒北的白衬衫和本校的短裙,还偷偷瞄了一眼被白衬衫包裹下的身材。
整个人都小小的,体脂很低,过膝袜与裙子之间露出半截白皙的大腿;头发大概是有段时间没有剪了,软软的搭在肩膀上;眼睫毛很长很翘的那种。抱膝坐着,面前是一只黑色的小奶猫,身后是蔚蓝的天空,白云做点缀,时不时的飞过几只吵闹的小鸟。

「好像一副水墨画啊……」新开望向荒北。

"痛痛痛!"新开捂着头在地上打滚,而荒北站在耍赖的新开面前,掐着腰,怒瞪新开。

"看什么看!"荒北冲着新开呲呲牙,以示不满。

「哎呀~偷窥被发现了……」新开坐起身,用手支住下巴,笑着说:"因为靖友太美了嘛……"

结果新开看到荒北马上红了脸,好像那天的夕阳一样。

"瞎、瞎说什么!呆茄!"荒北有点结巴了。然后跑出去,重重的甩上了天台的大门。

新开愣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来。
「这是生气了?好像是害羞呢~」这样想着,新开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一个号码上显示着【荒北靖友】四个字。

从天台往下往,刚好看见荒北跑下楼的身影,新开冲着荒北渐渐缩小的身影做了经典的枪击动作。
就像盯上猎物了一样。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