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新荒】日常二三事(下)

一来二去,两人会经常出去玩,或者约去天台看看兔子,逗逗猫,亦或去咖啡厅……好吧,还有偶尔陪荒北打一架什么的。

“靖友,”某一天,在天台上的时候新开说,“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哈?”荒北站起身,齐肩的发轻轻的抚动着。

“我说……”新开盯着荒北的眼睛,却看到对方错开了视线,“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

“好、好啊!呆茄!”新开看到荒北发红的耳根,心情好极了,就像刚吃完香蕉巧克力一样。

——————————————
荒北喜欢戴戒指,喜欢到希望每个手指都要戴上的地步。

新开问过她为什么那么喜欢带戒指。

得到的答案自然是荒北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外加一句冷清的,“因为打架的时候打人疼,你要试试?”

但是每次新开牵住荒北的手的时候,荒北都会把它们摘下来,因为硌手,会硌新开的手。
————————————
【某天】
“靖友会骑机车吧?”

“当然会了!”荒北有些不满的呲呲牙。

“那靖友载我吧,我们出去玩!”新开一脸认真的瞅着荒北。

“哈?为什么非要我载你啊!”荒北有些不爽。

“……”盯~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别这么瞅我!”像是掩盖羞涩一般,荒北挠了挠脸颊。

“好诶~”新开凑过去,想要去亲荒北,却被荒北一脸害羞的推开。

“那就周六吧!”新开愉快的决定。

“靖友!”荒北把机车开的很快,新开束紧了放在荒北腰上的手。

“干嘛?”荒北用余光瞥了新开一眼,恶声恶气的问。

“后面有警察叔叔……”新开有些委屈的摸摸鼻头。

“嘁!”荒北看了眼后视镜,确实有警察,“大概是因为超速了……”无所谓的语气。

“现在慢下来还来得及嘛……”新开讪讪的说。

“当然……”荒北拉了个长调,转动车把,提速。风把她的回答甩到了新开的脸上。


——“来不及啊!”

“胖子!”自从荒北发现新开异常能吃之后就这么叫他,“冰淇淋一会再去买,先甩掉警察。”

“哇唔唔!靖友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荒北大幅度的侧过身边的一辆车的时候新开大喊。

其实新开是骑公路车的,而且还是冲刺型选手,所以并不讨厌风刮过脸颊的感觉,但是总觉得荒北是个女孩子,这么骑车太不安全了。

意料之中的获得了荒北的冷言冷语,“喊你个大头鬼啊!”顺便再次加速,“警察甩掉了!真弱!”荒北往瞥了一眼,有些不满。

新开没接话,把脸埋在荒北略长的头发里,闷闷的说:“靖友该把头发扎起来了。”

“哈?”荒北发出一声惊叹。

“嗯,太长了。”新开笃定了语气这么说。

“再说吧,呆子!”荒北回答的很含糊,“去买冰淇淋吧!”有些僵硬的扭转话题。

还好新开是个吃货,屁颠屁颠的去买冰淇淋。

回来的时候,新开一只手拿着一个冰淇淋,向荒北跑过去。

荒北靠在机车旁,穿着黑色的热裤,露出半截大腿,异常白皙,底下穿着黑色的机车靴,逆着光对着新开。阳光浅浅的撒下,新开觉得荒北就是一个天使,比他们社的真波可爱的多。

“呆茄!看什么看!”荒北被看的不好意思,扭过头不理在一旁傻笑的新开。

“是靖友太可爱了~”

“我才不可爱啊!我可是狼!”荒北颇为恼怒的反驳。

“是是是,靖友是狼~”新开笑的有些无奈。

——那也是可爱的狼。

新开在心里暗暗补了一句。


“靖友~”新开一把拽下荒北的机车车钥匙,藏在手心里,又把手放在身后。

“干什么?”荒北警觉的瞥了眼笑的灿烂的新开。

新开把两只手伸到荒北面前,“猜猜车钥匙在哪只手里?”

“屁啦~老子车钥匙那么大,还猜个球啊!”荒北看了眼,从新开手心里支出来的狼头,过去要打新开。

却被新开一把抓住胳膊,一个重心不稳倒在了新开的怀里,看着熟悉的俊颜在眼前慢慢放大。

“呆子你要……唔唔唔!”接下来的话被新开如数吞入口中,荒北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回抱住新开,笨拙而又小心的回应着新开。

新开看着怀里这么别扭的恋人,不禁笑了出来。

——靖友这么可爱简直是作弊啊!



“哈!这是什么?”荒北一脸惊愕的看着新开手中的头绳。

如果仅仅是粉色也就罢了,为什么上面还有只兔子啊!而且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可爱啊……

荒北有些无力。

“头绳啊~”新开又把手中的头绳往荒北面前推了推,“上次说靖友的头发长了,于是就买了这个。”

“谁会喜欢啊!”嘴上这么说着荒北还是接过了头绳。



据可靠消息——荒北因为觉得太羞耻而没有戴,但是经常挂在手腕上。


——END——



非常感谢你们看这篇渣文看到了结尾●v●谢谢Bank的脑洞,希望满意呢~

还有很多不足什么的QAQ

@Bank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