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新荒】求婚梗

这是芹菜太太@芹菜菜芹的脑洞,感谢提供脑洞。
其实是文渣。
东卷有
ooc有【毕竟我文渣啊QAQ】
谢谢你们看了这篇文(๑• . •๑)



“哈?你和卷岛(裕介)要结婚了!”荒北和新开一起冲着面前的两人咆哮。

“是那样啊~周日举行婚礼。”坐在荒北和新开对面的东堂这样回答,手里还握着身边恋人的手。


事情是这样的……
—————————————
早上,荒北和新开刚刚起床,便接到了高中的队友兼好友——东堂尽八的电话。

“是隼人嘛~有点事情想和你们当面说,可以帮我们开下门吗?”手机里传出东堂富有活力的声音,由于新开手忙脚乱中按了免提键,现在这个聒噪的声音在新开和荒北的小家里回荡。

“你们?”被打扰了睡眠的荒北语气十分不好。

“是啊~我和小卷~”即使透过电波传播,荒北还是捕捉到了东堂语气里的欣喜。

“小卷?”听到这个名字荒北愣了半晌,“卷岛裕介?当年总北的爬坡选手?”

“不许你这么叫小卷!”东堂反驳的话证实了荒北的想法。

“尽八,你等等,我去给你开门。”新开慢吞吞的从床上爬起来,转身下楼。


然后把东卷二人迎进屋内,一张请柬就递了过来。
于是有了刚刚那一幕。
—————————————

“所以说,这是怎么回事?”荒北有些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

“就是我和小卷要结婚了啊~希望你们能去~”东堂坐在新荒对面,微笑着看了卷岛一眼,笑着说。

“这么快?!”反射弧越来越长的新开下意识的惊讶了一下。

“也不算快了咻~”如同为了掩饰脸上的绯红一样,卷岛撩了一下长发。

“是啊~”东堂自然的接过话头,“我和小卷已经认识七个年头不止了。”

“仔细想想好像真是……”荒北在心里暗暗算了一下,“不对!东堂你居然瞒了我们这么久!”荒北一拳打在桌子上。

“靖友~”新开从背后抱住荒北。

“说起来,隼人和荒北也已经认识6年了吧~”东堂接过话头,用手指点着下巴,好像是在思考,“在一起的时间怎么也有4年多了吧~为什么还没结婚呢~”东堂这样说。

荒北停下要挣扎出新开怀抱的动作。
我和新开已经在一起4年多了啊……

阳光浅浅的照进来,爬上了荒北的肩膀。

但是初次见面的样子,新开第一次吻自己的样子,第一次牵住自己手的样子,似乎一幕幕的出现在眼前……四年……原来这么快啊……

新开见荒北半天没有说话,便嬉笑着说:“日本可不允许同性结婚啊~”新开打算拿这个理由搪塞过去。

毕竟,东堂和卷岛是在英国领的证啊……

“可是……”东堂还打算说下去。

“没有可是了!”荒北听见自己粗暴的打断了东堂的话。

不安、嫉妒、还有一丝丝的烦燥好像在心底扎了根,动摇着荒北的心情。

“与其想这个啊~”荒北故意拉了个长调,“不如想想你和卷岛的婚礼呢~”

“啊!”东堂想是想起什么的一拍脑门,“小卷~我们去照婚纱照吧~”

“你穿婚纱咻!”卷岛瞪了东堂一眼,转身对新开和荒北说:“希望婚礼你们可以到访咻~今天我和尽八先走了咻~”

卷岛被东堂推搡着出了大门。

“东堂要完婚了啊~”新开把自己摊着沙发上,从下方观察荒北的表情。从这个角度,新开可以看到爱人长长的睫毛与令人欲罢不能的唇。

“嗯!”荒北觉得自己还是烦燥万分,低头正好瞧见新开性感的下唇,便狠狠的啃了下去,有点想野兽的撕咬,直到口腔中荡漾起铁锈的味道,荒北才缓缓离开。

新开舔了舔嘴唇,出血了,不过新开不在意,眨眨眼睛,“靖友心情不好?”

“哼~”荒北发了个鼻音权当承认。

“为什么不好捏?”新开从沙发上坐起来。

为什么?大概我自己都不知道啊!莫名的烦躁!东堂结婚什么的烦死了!
荒北这样在心里想着。
“哈?我怎么知道!”荒北恶声恶气的回答,态度恶劣。

不过新开却笑了起来,随后又小心翼翼的敛起笑容,“不会是因为结婚的是吧?”

结婚嘛?荒北已经有了肯定的答案。
于是没出声。

“我已经向靖友求过婚了啊~”新开这样说。

荒北低下头,戴在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晃了一下。

————————————
还记得那是个午后,阳光异常充裕的午后。


新开和荒北窝在沙发上,想两个相互取暖的小动物。

“靖友,我有东西想给你~”新开在荒北的颈窝处蹭了蹭。

“如果是你身体这类的,就不用给我了~”荒北瞟了一眼有些兴奋的新开这样回答。

“不是哦~”新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盒子。
打开盒盖,里面静静的躺着两枚戒指,没有多余的花纹,只是在内侧刻着「I LOVE YOU 」这样的字样,一笔一划,荒北似乎都能想象到新开在刻这几个字时,认真的神色。

“这是什么?”荒北明知故问。

“求婚戒指。”新开回答的一本正经。没有经过荒北的允许,擅自把戒指戴到了荒北的左手无名指上。

“荒北我娶你好不好?”新开柔软的发丝轻轻地蹭过荒北的脸颊。

“呆茄!你想挨揍嘛!”荒北恶声恶气,为了掩饰脸上升高的温度,还故意呲了呲牙。

午后温暖的阳光,再加上怀中人的温度和他温柔的眼神,荒北觉得自己要化了……

“那……”新开停顿了一下,“靖友娶我好不好?”
————————————

“所以靖友的回答呢~”新开看向荒北的眼神可怜兮兮的,还闪烁着「靖友不会拒绝我的对吧!」这样的字样。

荒北看不过,一把拽住新开的衣领,吻住新开的唇。

从嘴唇上模糊的传来,“你说呢!”

新开轻笑了一下,回应起荒北的热情。
——END——





觉得自己完全浪费了芹菜太太的脑洞肿么破QAQ而且跑题了吧……写求婚的场景很少。
还是感谢有人看到它……
全文都是手机码的,要是格式乱七八糟的话真是对不起T^T
非常感谢你看到了结尾♡♡♡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