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大概就是新荒和山坂来东卷家玩耍的故事【这里东卷厨,别打脸啊~

也是给@酱油瓶的一篇~

2015年第一篇,开个好头吧~

可能ooc

是东卷新荒山坂都在一起之后的故事


谢谢品尝




东卷今天起的很早,因为队友要来家里玩。


“明明是周日,应该睡个懒觉啊!”东堂边伸懒腰边说。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咻……我可是熬了一晚夜咻……”卷岛打了个哈欠,“你的队友就知道作咻,困死了咻。”


“我有和小卷一起熬夜的!”东堂指指黑眼圈这样说,“还有,小野田也来的!”


“那也是真波叫来的咻~”


“啊!他们敲门了~”敲门声恰好响起,东堂抬腿走向门口。


先到的是新荒,刚到门口便能听到两人的吵闹声。


“都说你不要牵着我啊!”荒北。


“靖友这么可爱意外被人带走了怎么办!”新开。


  听到这句东堂在心里默默吐槽「不不不,新开除了你以外不会有人想带走荒北的!」


“都说了不要用可爱形容老子啊!老子是男的!男的!”荒北炸毛。


“可是靖友真的很可爱~咔嚓~”咬断能量棒的声音。


为了避免在自家门口出现流血事件【大雾】,东堂识趣的开了门,清清嗓子,“咳咳,不要再打情骂俏了!”


“谁和他打情骂俏啊!”荒北依然炸毛。

“走啦~靖友~”自然搭肩。


“嘁……”荒北意外的没有反抗,翻了个白眼,和新开一起走进东卷的家。


“还真是温馨啊~”新开四下打量着说,“诶?!这是书房吗?为什么会挂着裕介的照片啊!”新开推门走了进去。


“书架上全是卷岛的书……”荒北站在书架前半天,这样总结。


“啊啊啊啊!”东堂慌张的跳到新荒两人面前,挥舞着双手不让他们看,随便抬手把两人推出去,锁上门,一气呵成。


“东堂你好吵咻~”卷岛从屋里走了出来,正看到新荒二人,扬了扬手,“早上好咻~新开,荒北,好久不见咻~”


“早上好~裕介(卷岛)”两人几乎一口同声的回答,转头对视,荒北转过头,不看新开。


“靖友害羞了~好可爱~”新开笑着戳戳荒北的脸。


“果然你们不要在走廊里秀恩爱了咻~进大厅吧~”卷岛有些困扰的挠挠头发,向大厅伸了伸手。转头对东堂说:“小野田和真波来的是不是太慢了!”


“真波可是迟到狂魔啊!不迟到会死的~”东堂耸了耸肩以表无奈。


“小野田应该是被真波拖住了……”卷岛话音未落,大门处传来了敲门声,还有断断续续的对话的声音。


“来这么晚卷岛前辈会判以死刑吧……”小野田的声音。


“不会的~只是过来玩而已啦~”不用想,真波又在晃呆毛了。


“都是因为真波迟到了。”小野田的声音里藏着无奈。


“你们来了咻~这么晚~死刑咻!”卷岛打开大门戳着真波的额头。


“抱歉啦~前辈~”小天使的脸上扬着笑容,一点都看不出正在道歉的意思,“因为要来前辈家太激动,以至于睡不着觉,就睡过头了~”呆毛在风中摇曳,卷岛有点想把它剪掉的冲动。


“嘁!真波下次要说可靠一点的理由,进来吧~”东堂瞟了一眼真波,转身扬了扬手,示意让他们进来,自己和卷岛走在前面。


“东堂前辈家好大!”小野田跟在后面发出惊呼,“竟然和卷岛前辈家差不多!”


卷岛看着小野田不经意的勾了勾嘴角,却被东堂发现了。


“小卷好过份QAQ看到那个眼镜仔就笑了~难倒我也要配副眼镜吗?”东堂抱住卷岛的胳膊,这样撒娇。


“才没有咻~”随便把东堂推到一边,“不要贴这么近咻……”


“小卷总是这么冷淡,嘤嘤嘤”


“尽八,少卖萌了咻”卷岛叫了东堂的名字,东堂立刻不再撒娇,一脸听话,好像金毛狗的表情。


“好哒●v●”


「这家伙……」卷岛一手扶额。


“卷岛前辈和东堂前辈的关系真好~”小野田有些向往的望向前面的两个身影。


“咱们也是那样啊~”真波突然搂住小野田的肩膀,在小野田耳边悄悄的说:“我可是最爱坂道了呢~”


如此的话让小野田不经意的红了脸,结结巴巴的说:“我也很爱山岳~”


进屋


“真波你还敢迟到!啊!”荒北看到真波进来说的第一句话(不愧是妈妈荒北)。


“荒北前辈也在啊~”真波笑笑,坐在新荒两人对面。


“靖友不要生气~”新开嚼着能量棒,摸了摸荒北的后背,表示安慰。


荒北冷哼了一声。


“荒北和新开、真波和小野田的关系还真是好~”东堂望了望坐在眼前的四人,转头捏了捏握在手里的卷岛的手,“裕介,我爱你~一直那么爱~”东堂把下巴放在卷岛的肩膀上,对卷岛这样说。


“我也是咻~尽八~”


写到最后思维混乱QAQ这样草草了事不会被打脸吧QAQ

对不起【低头】下次会更努力的


最后谢谢你看到最后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