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尽性时(R18注意)

我又来残害祖国的花朵了_(:з」∠)_

R18

单纯的写肉

文渣

尽性时

by:三株

  “我回来了咻~”卷岛站在玄关处,声音里有种说不出的疲惫。

  “小卷回来了~”东堂听见卷岛的声音,扔下围裙,从厨房里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他。

  “……”卷岛没有出声,默默的摸了摸东堂的后背。

  玄关处昏黄的灯光撒下来,卷岛绿色的发尾溅上了浅浅的金。

  待一个长长的拥抱结束,东堂退一步,笑着看向卷岛。

  看着卷岛弯腰脱下皮鞋。

  看着卷岛趿着拖鞋走到卧室里。

  然后他也跟上去。

  卷岛不必转头也知道东堂跟在身后。

  转身进了卧室。

  卧室里的窗边,路灯的光碎了一地,实木的地板上带着温暖又柔和的光晕。

  卷岛伸手摸了一下卧室灯的开关,停顿了一下又收回了手。

  摸黑找到自己的放在床头的居家服。

  脱下西装、衬衫,解下领带。

  缓缓的穿上居家服的上衣。

  卧室里很静,他知道东堂就站在身后的阴影里。他可以听到他的浅浅的呼吸声。

  “东堂……”卷岛轻声唤了身后的爱人。

  “嗯?”东堂走到自家恋人的身前,“先吃饭还是先洗澡?诶——衣服不是还没换,唔……”

  「好」字被卷岛吞入口中。

 

  卷岛伸手勾过东堂的脖颈,吻住了他的唇,与其说是一个吻,其实它更像是在发泄的撕咬。卷岛咬破了东堂的唇,甜腻的铁锈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

  东堂明显的被突然热情的卷岛吓到了。等回过神的时候,卷岛柔软的舌正肆无忌惮的在自己的口腔中攻城略地。

  东堂的舌勾住卷岛的舌,夺回自己的主权。掠夺对方的空气。

  卷岛比东堂高两厘米,虽然只是两厘米的身高差。东堂对此还是十分不爽。

  比起这样的亲吻……

  他更喜欢……

  他用脚勾住卷岛的脚腕,腿上用力。

  中心不稳的卷岛就被东堂摁倒在床。

  这样俯视自己的恋人。

  “唔……”东堂抬起上半身,两片薄唇间就牵出一条银丝。

  东堂看向卷岛……

  卷岛正小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吸着空气。纤细的右臂抬起当住了眼睛,面颊微红。

  “东堂,我们做吧。”卷岛的声音淡淡的,只是气息有些不匀。

  “小卷,要叫尽八……”东堂没有问为什么,只是微微的笑起来,抬手摘下发箍,甩到床头柜上,然后抓起卷岛左手的手腕,轻轻的亲吻了一下。

  东堂趴在卷岛身上,吻了卷岛眼角的泪痣,然后再次吻上樱红的唇,轻轻的啃咬起来。

  微凉的指尖划过卷岛的耳括,东堂感到身下的人儿一颤。

  东堂又笑了起来,把嘴也移到卷岛的耳畔。

  “呐~小卷~今天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嘛~”气息全部洒在卷岛的耳朵里。

  “……”卷岛没做回答。

  东堂亲吻起卷岛的耳括,把舌伸到卷岛的耳洞里轻轻舔舐。

  意料之中……

  “唔嗯……”

  听到卷岛的呻_(:з」∠)_吟声。

  坏心眼的继续在卷岛耳边柔声说话:“小卷今天不开心的话~我会让小卷开心起来的哟~今天的小卷是有特权的~”

  “咻……”权当应允。

  居家服异常的宽松,东堂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撩起卷岛的衣服,而是把毛茸茸的头伸了进去。

  吻住一边的乳_(:з」∠)_尖,开始是轻轻的舔舐,缓缓的啃咬。然后吮吸起来。

  “唔嗯,东……堂……”东堂听到卷岛这样叫自己。

  看不到小卷的表情呢……

  最后东堂直接把卷岛的衣服脱下。看到卷岛眼中含着生理泪水。

  “好了~小卷我继续了哟~”东堂有些恶趣味的笑着。

  故意只扶抚弄卷岛胸前的一个红点,而冷落另外一个。

  “东、东堂,另外一个……”卷岛的声音色_(:з」∠)_气满满。

  “小卷,你叫我什么?”东堂伸出舌舔着卷岛的胸口,一边太眼看着自己的小卷。

  「小卷这个表情太犯规了……」东堂觉得自己身下又大了一圈。

  “尽,尽八咻……”

  “……”抬起右手,用力得当的揉捏着胸前的乳_(:з」∠)_尖。

  左手指尖划过卷岛的腹肌,顺着人鱼线滑下,来到密地。

  “小小卷~都已经站起来了哦~”坏心眼的弹了一下。

  “嗯~”听到卷岛从嘴间泄出的娇_(:з」∠)_喘。“才、才不用你现场直播咻……唔……”

  “小卷每次都这样~”把沾了卷岛乳白色体液的手故意在卷岛的面前晃了晃,“小卷的蜜液呢~”顺便伸出舌头慢慢的舔了一下,便被卷岛抓住了手。“小卷?”

  “不要吃咻……”有些害羞的用手挡住眼睛,“会……坏肚子咻……”

  “嘛~”东堂看着害羞的恋人,露出笑容。

手上开始不停的套_(:з」∠)_弄。

  “唔,啊……”卷岛的理智开始破碎,口中放出越来越多的呻_(:з」∠)_吟声。“太、太快了……咻……”

  “我可是为了小卷哦~”东堂嘴上依然调笑,鬼知道他底下涨大了多少。然后再次加快手上的速度。

  “啊!啊!要去、要去了咻!”理智破碎的卷岛顺手抓住了东堂的头发。

  话音未落,乳白色的液体就射_(:з」∠)_了东堂一手。

  “呼……呼……”刚释放完的卷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东堂的头凑了过来,“裕介~今天可以吗?”

  “咻……”就当作答。

  “那么我要开始了……”东堂的手颇为暗示的捏着卷岛的屁_(:з」∠)_股,手指在卷岛的小穴前打转,轻轻按压,让它足够柔软。“裕介,我要进去了。”伸进一根手指,东堂没有动,他在等卷岛适应自己的存在。

  “唔嗯……”虽然不是第一次,但是卷岛还是觉得有异物很难受。

  东堂的手指动弹不得,柔声安慰卷岛:“裕介~放松点,是我在你体内呢~放松~”一边在卷岛的耳畔印下碎碎的吻。

  “可以了,尽八……”大概是觉得东堂也忍的很难过,卷岛这样说。

  “难受要和我说……”东堂又伸进了第二根手指,缓慢的转动,不断的按压干涩的肠壁。

  再是第三根手指,东堂开始不断的抽_(:з」∠)_插,很快便听见卷岛碎碎的呻_(:з」∠)_吟声与淫_(:з」∠)_荡的水声。

  “可以了嘛?”东堂抬起卷岛的大腿。抽_(:з」∠)_出手指。

  “尽八……进来……唔……”

  东堂一个挺身,便把小尽八整个塞了进去。

  “唔嗯……啊……啊……”

  东堂开始不断的抽_(:з」∠)_插,手上也不断的抚慰小卷岛,很快小卷岛就又硬_(:з」∠)_了起来。

  “嗯啊……尽八……慢点……”卷岛的双手不知应该放在哪里,指甲挠上了东堂的后背。

  慢点……

  “啊啊……快点……”

  东堂又挺身快点。

  “太、太快了……”

  “裕介,到底要快点还是慢点……”

  “随、随便。”

  嗯,为了两个人都舒服,东堂还是加快了腰上的速度。

  然后一起_(:з」∠)_射_(:з」∠)_了。

真是个美好的一晚……

——END——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