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东卷】固执——无意义的坚持

我才不是BE狂魔呢!哼唧_(:з」∠)_

拒绝打脸!

拒绝谈人生!

如果可以的话~不进来看看?

终于结束了吗……

卷岛盯着手机亮起又暗下去的屏幕,前一秒,上面还闪动着「东堂尽八」四个大字。

卷岛把手机甩到一旁,抱起膝盖,窝在沙发里。屋子里没有点灯,流动着黑色的空气,卷岛几乎要溺死在其中。

卷岛把头买在膝盖之间,想鸵鸟一样。

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呢?

卷岛想着,神色有些痛苦,眉头死死的皱起。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呢?明明几个月我们还在一起爬坡的啊……

卷岛有些痛苦的抱住头,一只手用力的抓住自己的长发。

我不知道,不要问我!

卷岛用力的甩着头,仿佛这样就可以逃开已经注定的事情一样。

不,你是知道的,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

心中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是啊……我是知道的。

卷岛抬起头,映入眼中的是墙壁刺眼的白。

我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为什么不接东堂的电话,为什么东堂打电话的次数越来越少,为什么从亲密无间,变成了现在这个德行……这些,我通通知晓啊……

只不过没有勇气去面对啊……

我去了英国,我们注定要分开的事实。

卷岛的嘴角勾起一抹苦笑,嘴角的痣也跟着跳跃了一下,不知道在诉说些什么。

当天的一切似乎都历历在目。

“东堂,我们分手吧!”卷岛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东堂。

“小卷,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的。”东堂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

“我们分手吧,”卷岛又重复了一遍,“东堂。”

卷岛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上天作人,两个相爱的人一定要分开 注定要分开。

既然如此,那长痛不如短痛。

卷岛咬着牙,不让东堂听出自己声音里的颤抖。

“为什么……”东堂低着头,卷岛不知道他是怎样的表情,垂在两侧的手握成拳,“为什么啊!小卷!你告诉我,是我哪里做错了吗?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我会改正的。好不好,不要说分手……”东堂喊出前半段的话,便泣不成声。

卷岛就漠然的看着满脸泪水的东堂,眼睛里也盈满了晶莹的液体。

一瞬间,卷岛真的想用手擦去东堂脸上的泪水,笑着说,白痴,骗你的咻~然后调笑几句。

但是,不可以,他不能那么做。

他只能这样漠然的看向东堂。

张张嘴,从嗓子里挤出连卷岛自己都听不出的干涩声线,“东堂,你没做错,做错的是我,是我不该草率的爱上你,和你在一起的。你会遇见比我更好的人的。”

卷岛想摸摸东堂的头,手抬起,却落在了东堂的肩膀上。

无从下手,无从安慰……

再然后,卷岛匆匆离开,逃去了英国。

东堂仍然不放弃的给卷岛打着电话,但是卷岛一次都没有接起过,他知道,一旦自己接起电话,听到东堂的声音,所有的内心防线都会溃不成军。

所以,卷岛一次都没有接起过东堂的电话。

卷岛是思念着东堂的啊……卷岛是爱着东堂的啊……但是啊~卷岛知道,两个人一旦分开,不在一个国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次见面的话……他们已经结束了,不必在彼此折磨了。

卷岛好几次,手指已经放在了接听键上,最后还是没有按下去。

他想,下一次、下一次东堂如果再打来电话,一定要接起,哪怕听不到东堂的声音,听听他的呼吸声也好啊……

但是……下一次,下一次,下一次,很多的下一次摞在一起,于是再没有下一次。

东堂的电话从一开始的一天几十个 到后来的一天几个,再到现在的最后一个。

终于,结束了吗……

卷岛等了好几天没有再等到那熟悉的名字亮起来,他轻轻叹了口气,这样想。

是啊,结束了,他们不再会有交集了。

卷岛摸了摸手机链,是他和东堂一起买的,他不打算换掉了。

卷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坚持些什么,与其说是坚持,不如说是固执。

卷岛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固执些什么,单纯的喜欢这个手机链吗?

  如果是肯定回答,大概卷岛自己也不会信的。

那么,在固执些什么呢?还是放不下东堂尽八这个人,和那段感情吧。

可是,说出分手的人是你啊……

导致走到这一步的人也是你啊……你是没资格后悔的人啊……自愿背负这一切的你,没资格后悔的。

所以,不要再固执了,不要再做无意义的坚持了。

即使这样,东堂尽八,你要知道,我是真的爱你啊……

卷岛抬起头,眼泪划过脸颊。

——END——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