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幼师与牛郎梗】

依旧甜腻腻的文风的段子


谢谢观看


  「啊……好晕,早知道刚才就不招待那个女的了……啊……地球在转……要摔倒了吗……我不要脸着地……」

  东堂尽八,NO.1牛郎一名,在半夜晕死在了一家别墅门口。


  “不会是死了咻?”

  卷岛裕介,男,幼师一名,在半夜从父亲那里回来时发现自己家门口躺了一名(俊美的)男子,因爱心泛滥,将其抬回家中饲养(划掉)。

 

  “唔……”东堂睁开眼睛。

  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窗帘,以及眼前的陌生人。“你是谁啊?”

  东堂颇为警觉的看向眼前奇怪的男人。

  头发是绿色的,中间还漂染了红色,袖子和衣服的上一半是蓝灰条的,而衣服下一半是纯灰色。


  【这种搭配怎么看都很奇怪吧!】


  “早上好咻~”卷岛面对对面的目光扫射,看起来还是一派正常,默默的和眼前的男人打了招呼。


  【还有奇怪的口癖!】


  东堂觉得这槽点过多啊!


  “咳,”清了清嗓子,“这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儿?”


  “咻……”卷岛挠了挠头发,“昨晚我在家门口捡到你的咻……”


  【等等!捡到?

  哦,对,我昨晚好像是在一栋别墅门口晕倒了。

  诶?!这是救命恩人的狗血梗?】


  “啊……那还真是谢谢你了……”东堂微微颔首。


  “没什么咻~我做了早饭,你要不要吃咻?”卷岛转身回到客厅。


  “诶?!谢谢了!”东堂慌忙从床上跳下来,向卷岛的背影鞠了一躬,头还是隐隐作痛。


[客厅]


  “所以说……虽然很失礼,但是……你是怎么吃这一坨黑乎乎的东西活下来的……”东堂指着桌子上一堆不明物体,冷汗都下来了。

 

  “咻~平时我总是吃泡面啊~今天因为你来了才做东西的咻~”卷岛倒也不生气,挠挠脸颊有些不好意思。


  “可以借厨房一用吗?”东堂见到卷岛点头后冲进厨房。


[一段时间]


  “咻?你还真是厉害咻!”卷岛望向东堂端上来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默默的把自己做的那一坨倒掉了。

  “唔?是吗?可能是因为自己一个人住的原因~”东堂吃的有点开心。


  【也是一个人住啊……】

  卷岛扶额。


  “说起来你一个人住这么大房子没关系吗?你是做什么的啊~”吃完饭,东堂笑嘻嘻的向卷岛询问。

  “幼师咻……”

  “嗯?”东堂的表情有点惊恐。“抱歉我刚刚没听清。”


  【我刚刚好像听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幼师咻~很可怕咻?”卷岛一脸了然,“啊~是有人说过我挺可怕的咻~”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东堂有点手忙脚乱。

  “不过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咻~”

  “东堂尽八。”东堂回答的老老实实。

  “我是卷岛裕介咻~”


  “那你一个人住这个房子?”

  “咻~没有招到房客咻~”卷岛有点扫兴。

  “诶?!那我最近在找房子,可以住过来吗?”

  “没问题咻~”

  “真的?”东堂又问了一遍。

  “是咻~”卷岛把一缕头发在指尖转来转去。“不过咻……”

  “嗯?”●v●

  “三餐你包咻~”-(¬∀¬)σ

  “不过我可能晚归,没问题吗?”对于自己的作息安排卷岛能不能适应,东堂有点担心。“因为我是做牛郎的啊……”

  “这个倒没什么咻……”

  “那我今天就在这里住了~”♪(^∇^*)

  “不要这么随便咻!”


 


  卷岛裕介,男,幼师一名,开启了与黏糊糊的大型犬的(麻烦的)同居生活。

 


[小剧场]


  “小卷~”

  “我和你又不熟不要瞎起外号咻!”

  “明明我们都住在一起了QAQ”

  “谁理你咻!”转身

  “小卷不要抛下我!”黏住


——END——


 

  哼唧~还是这么短怎么办!【蠕动】

  最近太忙,才码完_(:з」∠)_【躺倒谢罪】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