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東卷】You are my luck



—0—

  如果我承受了全世界的不幸,还好你在我身边。

——东堂尽八


—1—

  卷岛和东堂在一起已经四年多了。

  东堂等了卷岛四年,一直等他回来,回到自己身边。

  四年有多久呢?

  四年……卷岛成为了一位优秀的设计师。

  四年……东堂成为了一个职业的公路车手。


—2—

  东堂差卷岛一个告白。

  两个人没有告白,自然而然的在一起。虽然卷岛不是很在意这些事情,但是东堂却在意的不得了。

  四年的时间里,东堂一次次的联系着简单的一句话“我爱你”,但是一次次的错过,那句“我爱你”到底是没有传进卷岛的耳朵。

  一次次的错过让东堂觉得万分沮丧,甚至对于自己的运气痛恨不已。


  【难道把运气都用在公路车赛上了吗?】东堂不止一次的问自己。


—3—

  东堂又在国外赢下一个山顶,成为国内外皆知的真正的山神。

  卷岛窝在沙发里,看着东堂最近一次比赛的录像,看着东堂在最后关头,不断叨念自己的名字,看着东堂赢下山顶的兴奋。卷岛也忍不住的微笑起来。

  毕竟是自己最爱的人呐~


—4—

  卷岛要回国了。

  虽然哥哥挽留了自己,但是拒绝了。毕竟东堂还在等着自己回去。


  “东堂?我要回去了咻~现在在飞机上,马上就起飞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晚上八点到千叶咻。”

  “还是不用接机了咻,明天我去你那里好了,想泡个温泉咻~”

  “说起来你们车队也休息了?”

  “要起飞了,明天见咻~”


—5—

  “隼人,”东堂与新开在居酒屋里浅酌。“你当时是怎么告白的?”

  “我们吗?”新开笑的愈发温柔,湛蓝的如大海一般的眼睛可以溢出水来,“靖友啊,大概就是很简单的那种,直接告白什么的,毕竟靖友的性格很直白啊,我要是磨磨唧唧的他肯定要打死我的。”新开耸耸肩如是回答。

  “这么简单啊……可我毕竟想要小卷永远难忘啊……”东堂苦恼的皱皱眉。

  “裕介君吗?约去山顶好了。”新开对着做了一个BQN的动作。“毕竟你们是因为山才认识的。”

  “好主意啊……”东堂掐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最好还有一束玫瑰,戒指,以及誓言。”

  听着东堂的想法,新开有些哭笑不得,“尽八哟,你是要去告白,不是求婚啊!”

  “求婚?”东堂又是眼睛一亮,“那直接求婚好了!”

  “哈~那你真应该请靖友来,毕竟‘箱学之母’可不是白叫的~”说到自家恋人,新开露出神采奕奕的神色。

  “荒北那么简单粗暴,我可怕吓到小卷。”东堂笑着开起了荒北的玩笑。“我会好好准备的,毕竟我要给小卷幸福。”东堂说的深情款款。

  “尽八,要是有你的看到你这样子,fan的数量肯定只增不减!”新开也开起了东堂的玩笑。

  东堂倒是欣然接受,“毕竟我是山神啊!”然后站起身,“隼人,谢谢你的建议,我得回去准备准备了,毕竟小卷明天就会来的。”


  结账,然后回家。


—6—

  东堂买给卷岛的戒指已经在盒子里躺了很久,由于主人的运气实在太差,以至于才可以出来透透气。

  东堂把戒指捏在手中,翻来覆去的看。结果竟然睡着!


—7—

  由于在车队里的习惯,东堂起的很早,结果外面的情况却是吓了东堂一跳。

——瓢泼大雨。


  【出师不利啊……没办法和小卷骑车去山顶了,玫瑰什么的就更不用提了。】

 

  东堂苦着脸给新开打电话,接电话的是荒北。

  “东堂你个呆茄!打电话太早了啊!”不耐烦的抱怨,而且音量超大。

  “荒北……下雨了……”东堂只好向荒北求助。

  “那怎么了啊?”荒北倒也是耐心。

  “我本来想和小卷骑车去山顶,然后向他求婚的!”东堂简直要哭出来了。

  “那也没办法吧!毕竟已经下雨了,想想怎么在家招待小卷吧。”荒北带着浓浓的倦意挂断了电话。


  【对啊,还可以在家的,我真蠢。】


—8—

  卷岛早上接到东堂的电话,说箱学那边下雨了,让卷岛多穿点。

  卷岛又搭了一件外套,背了一个包,清爽的出门了。


—9—

  东堂觉得今天真是糟透了。

  除了小卷要来意外简直没有一件好事!

  东堂最喜欢的发箍断掉了。

  眼看着卷岛要到了,东堂只好散着头发匆匆出了家门。


—10—

  “东堂~”在车站里,东堂听见有人这样叫他,转身,是自己的小卷。

  “小卷~”东堂扑过去要吻他,却被卷岛用手挡住了,不解的抬头,发现卷岛红着脸解释。

  “这里又不是英国,不可以咻。”


  东堂觉得不幸的事情又加了一项——不可以随意和小卷接触。


—11—

  东堂在路上滔滔不绝的与卷岛讲话,似乎是要把原来欠下的嘱咐,一并补回来一样。

  “小卷~我爱你~”东堂牵了一下卷岛的手,压低声线这样说。

  “我也是咻~”


—12—

  “小卷你坐一会,我去倒点茶。”东堂把卷岛领进自己的屋子转身出去。

  卷岛就自己坐在床上东张西望,结果在东堂的被子里发现了一枚戒指。

  卷岛蛮喜欢的,其实就卷岛的审美来说,这枚戒指过于朴素了,银色的环状上镶着一圈的碎钻,中间有一颗绿色的不知名的宝石。

  卷岛起了玩心,把戒指藏在了东堂的枕头底下。


—13—

  东堂抱着端茶的盘子,在门口深呼吸。

  推门进去。

  “小卷,你先喝茶。”然后自己找起了戒指。翻了半天却没有找到。


  【这次又要错过了吗?】东堂的眼神黯淡了几分,简直想要哭出来一样。


  偏偏这时卷岛谈起了这样的话题,“荒北昨天给我打电话,问我怎么在英国领证咻……他和新开在一起都要领证了咻……”卷岛这么说完全是无心之言,结果却触动了东堂。

  东堂低着头,“抱歉啊小卷~”

  “咻?你道什么歉?”卷岛放下茶杯,看向东堂,“东堂你哭什么啊?”卷岛手忙脚乱的帮东堂擦起眼泪。


  “小卷~我爱你,可以嫁给我吗?”东堂哽咽起来,“没有我们喜欢的山顶,没有给小卷准备鲜花,甚至找不到了戒指,”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滴在攥紧的手被上。“可以即使这样,小卷你可以嫁给我吗?”卷岛轻轻擦去东堂的泪滴,“虽然现在没有山顶,没有鲜花,没有戒指,但是我会给你的,小卷答应我吧……”东堂用手使劲的抹着眼睛,想要让眼泪停下来,但是泪水却源源不断的留着。


  卷岛用双手捧起东堂的脸,“我们的山神这样一点都不美型咻……”

  东堂的泪痕还没干涸,呆呆的望向卷岛。

  “尽八,没有山顶,没有鲜花,甚至找不到戒指,都不重要咻。”卷岛一点点的靠近东堂的脸,“重要的是,我爱你,你也爱我咻……”卷岛吻上东堂的眼角,像一根羽毛。


  “……”东堂就这样盯着面前的卷岛,半天说不出话来。眨着眼睛呆呆的问卷岛,“小卷我爱你,嫁给我吧。”样子有点蠢,却满是郑重。

  “好。”卷岛笑着回答。


—14—

  如果你遇见了所有的不幸,没关系,我还在你身边。

——卷岛裕介


——假·END——

奇怪的小剧场


  “尽八,其实那枚戒指是被我藏起来了咻……”卷岛不好意思的挠挠脸颊。

  “哈?都怪小卷辣!让我哭的那么惨,我现在一点都不美型了!小卷得补偿我!”东堂揉着眼睛大叫。

  “那你要怎么办咻?”对于这样耍无赖得东堂,卷岛简直没办法,只好投降。

  “就用你的一辈子来陪吧~”东堂笑得狡诘极了。


——真·END——

哭哭】这么晚才写完【还是昨晚刚写_(:з」∠)_】

@芹菜菜芹

(其實我知道圈不上_(:з」∠)_)


评论(3)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