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东卷】捡到一只人鱼

学生东堂与人鱼卷岛的故事


会ooc


OK?






【河边的长堤上】

  “那是什么?”


  “是人?”


  “哇呜~是人鱼吗?”


  “绿色的头发好想海藻~一点都不美型!”


  “这是晕过去了?”


  “果然还是救回去吧~”


  “眼角的泪痣……好色气……”


  年少无知的少年,东堂尽八,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捡回了人鱼——卷岛裕介。


【东堂家的浴室】


  “这是哪里咻?”卷岛揉揉眼睛,环绕一下四周。

  是不认识的地方。

  转头。


  “你醒了啊~”侧面,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你是谁咻!”卷岛警觉的把头转过去。“还有这是哪儿?我为什么在这儿?”


  长相还算俊秀,不过,头上戴着的那个白色东西好煞风景,那是什么咻……发箍?!那是什么鬼!审美奇怪的人!如果不算那个发箍,似乎还不错?


  “嘛~嘛~我叫东堂尽八~是美型的山神~怎么样~是不是被本山神迷倒了~”东堂挑起一缕刘海,勾起一抹笑容。


  “不,完全没有咻!”

  而且好想吐。

  “不过,是你救了我吧~”吐槽完面前的男人,卷岛突然想起自己似乎是被救了的事情。

  因为中间完全没有自己怎么到的这里的记忆。


  “嗯!是的哟~”东堂又是冲卷岛一笑,卷岛觉得自己似乎看见了什么很奇怪的少女背景。“所以你叫什么名字?”


  “卷岛裕介咻~”卷岛冲东堂微微颔首,“总而言之,很感谢你咻~”


  “啊~小卷~以后你就叫小卷了~”


  “喂喂!谁是小卷咻!”卷岛有些不满的把尾巴用力的在水面上拍打。


  “小卷别这样嘛~”东堂用手挡住脸,“小卷真是的~”


  “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我似乎暂时回不去咻~可以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吗?”卷岛垂下眼帘,有点难过。

  没想到刚回去就遇到那种事情咻……


  “没关系哟!”东堂猛地站起来,双手掐腰。【←_←大义凛然状】


  “咻~那还真是感谢咻~”


  “没关系~”


——————————————


  “小卷~~~我回来了哦~是不是很开心~”东堂粗暴的拉开浴室的大门,门不堪重负的发出“哗啦”一声的抱怨。


  眼前的状况吓了他一跳。

  ——卷岛爬出了浴缸,正趴在地上,抬眼看着他。


  “诶?!小卷不是不能出水的吗?”吓得东堂瓜子都掉了【划掉】吓得东堂赶紧要把卷岛抱回浴缸。


  “没关系咻……”卷岛摆了摆手,尾巴上的水珠都在慢慢干透,鳞片开始慢慢褪去,巨大的尾巴变成了修长的腿。


  “诶!!!”东堂看着卷岛的变化,指着卷岛的腿喊了半天,直到卷岛说“吵死了”才停下来。“小卷这是怎么回事辣!解!释!清!楚!啊!”


  “具体是什么原理我也不太清楚咻……是祖辈的传言,就想试试而已……然后成功了咻……”卷岛错开东堂的视线,扯下旁边挂着的浴巾围到自己身上。“嗯,就是这样咻……”自顾自的又认同了一下。


  “所以说回到水里又会变成尾巴吗?”东堂指指卷岛的腿。


  “理论上是这样的咻……我是第一次变成腿咻……具体我也说不清楚咻!都说了不清楚,就不要问了咻!”卷岛对于东堂的不停追问有些恼怒,随意的甩了甩微湿的发丝。


  “那真是太好了呢~”东堂扑过去抱住卷岛,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卷岛向后退了一步,坐在了鱼缸边上。


  “不要压着我咻……”突然的亲密接触让卷岛一下子红了脸,声音也弱气许多。


  “小卷的脸好红啊……不是生病了吧?!”东堂伸手去摸卷岛的额头,却被卷岛躲开了。


  “你的体温太高了咻……人类的体温太高,鱼会死的。”东堂从卷岛身上爬起来。


  “诶——小卷不会死吧~~”东堂有些紧张。


  “kuha~不好说咻……”卷岛看着东堂紧张兮兮的脸笑了出来。


  “小卷要是死了我会很难过的~”东堂郑重的握住卷岛微凉的手。


  “什么咻……明明才认识不到一个月咻……”卷岛小声的叨咕着,却还是被东堂听见。


  “不一样,小卷不一样,小卷很重要,我的心这样告诉我的,裕介。”东堂轻轻的在卷岛的手背吻了一下。


  【这是犯规咻……毫无顾忌的说出这样的话咻】


  卷岛用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脸,来躲避东堂炙热的目光。


  “小卷很特别的!”东堂自然而然的牵住卷岛的手,“我们出去吃饭吧~”


  “外面吗?”卷岛的神色中有些向往。

  结果刚迈出一步,就扑倒在了东堂的后背上。

 

  东堂:“?”

  卷岛:“……腿,不好驾驭咻……”


  东堂:“!”

  卷岛:“哇呜!!!”


  卷岛被东堂公主抱抱起来。

  东堂:“没关系,我陪小卷练好了~”


  【那就把我放下来咻!!!】


——END——




 


评论(4)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