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东卷】与绿油油的正确交往方式(二)

一时的脑洞,想写很久了,就是高绿和东卷如果是邻居的日常。

毕竟小卷和小真都绿油油的,而且会长和和哥都黏糊糊的,于是有了这个脑洞。

还会出现的cp大概……小单车的话是:山坂,新荒,今鸣;小篮球的话是:火黑,青黄,紫冰什么的。

姑且这样!【原则呢!

觉得ooc肯定是有的。

要是没有不适就往下拉。

写了黑化的东堂,感觉好萌~(ง •̀_•́)ง

二.「要一起晨练吗?果然不行……」

  东堂和卷岛虽然放弃了自行车手的这项职业,但是仍然会去参加各种公路车赛,自然而然的,每天早上都会有晨练。

  虽然卷岛经常翻译到半夜才睡,但是早上还是会努力爬起来按掉闹钟,和东堂一起出门晨练,晨练回来再继续睡觉。

  但是,今天似乎有点不同。

  出门。

  “东堂桑,卷岛桑~早上好~”两人推着自己的爱车刚一出门,便碰到了站在楼道里的高尾,和蹲在地上系鞋带的绿间。

  “早咻~”卷岛不知道对话应该如何继续,有点尴尬的用手指卷着头发。

  倒是东堂和高尾侃侃而谈起来,“是高尾君和绿间君啊~这么快又见面了~要做什么去啊?我和小卷要去晨练呢~”东堂单手扶着爱车。

  “晨练吗?我们也是哦~”高尾笑笑 。

  “真的吗?好巧啊!”东堂一副同高尾相见恨晚的模样。

  两人都是能言会道的类型,一想见就愉快的不停谈论起来。

  倒是在一旁观看的卷岛和绿间……

  卷岛很惊讶绿间竟然主动找自己搭话,虽然只有两句,“卷岛,这是你今天的幸运物。”绿间递过来一支黑色圆珠笔。

  “咻?”卷岛很明显的愣了一下,从卷岛手中接过笔,“那个……”有些紧张的挠挠脸颊,“绿间很信星座咻?”

  “尽人事,待天命,”绿间推了一下眼镜,“做尽人事总是有好处的。”

  “这、这样咻……”话题被截断,卷岛有些尴尬,原本就不善言辞的他更加不知是否应该将话题进行下去。

  还好,电梯来了。

  四个人一同走进电梯。

  “我刚刚就在看了,东堂桑的车很轻吧~”高尾上下打量起东堂的RIDLEY,甚至上手掂了两下,开口感叹,“果然很轻啊~小真,我们回去也买两台吧~”转头对绿间说。

  “我就不用了,有篮球足够了。”绿间又推了推眼镜,“你也是,高尾,不许买。”

  高尾被绿间的话搞得哭笑不得。【果然是傲娇的小真啊~】,这样想着,“是是,我最亲爱的王牌大人。”

  “说起来篮球什么的我偶尔也想试试呢~看黄濑打篮球很帅气啊~”东堂想起黄濑拍海报时使用篮球的动作。

  “东堂桑对篮球有兴趣?!我可以教你哦~我现在可是篮球教练呢!”说到篮球的高尾露出了一副为之骄傲的神色,就像东堂提起公路车一样,“不过,小真可比我厉害呢~”高尾笑着勾住了绿间的脖子。

  绿间不舒服的挣扎了一下,扭头推了下眼镜。

  “诶——你刚刚不是说绿间君是外科医生吗?”东堂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地神情。

  “嗯~但是小真的三分球超级准,尤其是带了早上的星座幸运物!”高尾四处打量着什么,“就是卷岛桑手上的笔哦~是今天巨蟹座的幸运物,小真也有带的。说起来,小真对卷岛桑真是有好感呢~”高尾微笑着看向自己的恋人,只不过笑容有些危险。

  “咻?”正在发呆的卷岛一下子被引到话题中央有些不适应。

  “闭嘴高尾。”绿间轻轻皱了皱眉。

  高尾摊开手耸了耸肩。

  有时卷岛会觉得13层真是太高了,短短的电梯之中甚是煎熬。

  “那要一起晨练吗?”东堂有些高兴的提议。

  “啊……还是不了,我和小真要跑步,东堂桑和卷岛桑是要骑车的吧……”高尾倒是善解人意,指了指两人的车又指了指自己和绿间的腿,“我们可追不上啊~”

  “哈哈哈~是我忘了这点了。”东堂拍拍脑门来表达懊恼的意思。

  “高尾走了。”绿间抓过高尾的胳膊,走向了东堂和卷岛的反方向。

  “诶?!哦,东堂桑卷岛桑~回见了哦~”临走也不忘热情的打个招呼。

  东堂倒也是热情的喊了回去,而卷岛只是扬了扬手来示意他。

  “高尾真是个有趣的人呢~”一边做准备活动,东堂一边这样说。

  “看你们相谈甚欢咻~”卷岛懒懒的接话。

  “不过小卷竟然可以与那个绿间君搭上话,实则让我惊讶了一下呢~”东堂像往常一样,推着爱车与身旁的卷岛说话。

  “因为和绿间是一个星座的咻……”说起来卷岛也不太清楚为什么绿间似乎有意的接近自己,不过没有恶意卷岛还是感觉的到的。

  “这样啊~”东堂抻了两下垂到鼻尖的刘海,“无论是谁对小卷有恶意的话,我都会报复回去的……无论是谁!”

  表情阴沉下来的东堂很可怕,说出的话也让人感觉到背后的凉意。

  【平日里越是温和的人,生气起来就更加可怕。】

  卷岛突然想起了这句话。

  “不会的咻~”卷岛拍了拍东堂的肩膀,让他放松下来,毕竟一直保持黑化的状态,即使卷岛也是从心里害怕的,“绿间他……没有恶意的,只是似乎不知道怎样表达咻……”

  卷岛说的十分没有底气,毕竟说到交际表达……

  “哈哈哈哈哈,小卷竟然说别人不善于表达,我觉得我可以笑一年!”东堂笑的弯下了腰,连眼泪都笑了出来。

  卷岛以一种【我就知道】的眼神看向东堂,实在是无奈,“东堂,别笑了咻……”

  “哈哈哈哈哈!”东堂依然弯腰笑个不停,“小、小卷不要生气辣!实在是好笑……”半天的功夫,大概是东堂终于笑够了,伸出手指擦了一把眼角流出的泪水。

  “不过小卷没事就好~”东堂的语气恢复了往常的愉悦。

 

  【真是善变咻……像猫一样的阴晴不定,又像狗一样的爱你不变。】

 

  风拂过面颊,“真是舒适咻~”

  合适的天气,合适的风,有喜爱的山道,还有……

  卷岛望向东堂……

  你理所应当的在我身边……

  “尽八状态怎么样?”卷岛咧开嘴笑了起来,侧头颇为挑衅的看向东堂。

  “最佳哦~”东堂摆好姿势。

  “再比一次吧!”

  “一决胜负吧!”

  卷岛和东堂笑着一同冲了出去。

 

  “说起来,小真对卷岛桑很感兴趣嘛~”慢跑着的高尾向绿间搭话。

  “你和东堂也不一样。”绿间的语气硬邦邦的,向冬日里拍在脸上的寒风。

  “我和东堂桑才不一样!”

  高尾的心里生出异样的感觉,似乎小真每说一句有关卷岛的话都如同受到了滋养,缓缓的抽枝发芽……

  “东堂桑很明显和我是一类人吧!但是小真不一样的!”高尾的情绪难得失控,停下脚步看着绿间的背影不可自控的喊了起来。

  “……”绿间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他。眼神宁静。

  “抱歉,不该向你喊得。”被那样的目光照射过的高尾像漏气皮球一样蔫了下去,低下了头,“不过……”高尾抿了抿唇,“小真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绿间走到他的跟前,高尾几乎可以看到绿间的鞋尖与他不急不缓的心跳声。

  “小真……很少与别人主动说话的。”高尾的声音也如同心情一样,不知为何的低沉下去。

  “你是白痴吗?”绿间的声音炸响在头顶,“卷岛是我喜欢的一个翻译家,我很敬仰他的文字,至于爱……”绿间顿了顿,转过身假装看风景,“只有你。”

  “……”高尾一时转不过头脑,【爱,只有我吗?】“小真我爱你!”高尾扑过去抱住自家的恋人。

  “你是白痴吗!现在在外面!”绿间想要甩开他,又恋眷他带来的温暖,只好口头上说一些糟糕的话语。

 

  “最爱小真了~”高尾正视着绿间的眼睛,深情道。

  “闭嘴,高尾。”绿间推了推眼镜,不出意料的,高尾看见了绿间微红的脸颊。

  早上恋人的告白就如同一杯温暖的热可可,顺着你的食道,一直暖到你的心里。

  不是唯一的温暖,却是你最想得到的温暖。

——TBC——

评论(4)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