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东卷】所处目光皆为景

设定是:摄影师卷╳模特东。

私设,希望喜欢。

(一)

〔摄影是我最爱的事,当你走进我的镜头,我才知道无法从你身上挪开视线。

——卷岛裕介〕

  卷岛裕介是个摄影师,曾经也当过一阵子的模特,最后因为无法舍弃自己的爱好而当上了摄影师,现在也小有名气了。

  今天接了一个工作,给一个近期红到发紫的明星拍照。

  Boss告诉他这次的人叫东堂尽八,特意嘱咐千万别搞砸了!

  卷岛点头说,好。

  卷岛看见Boss长舒了一口气。

  其实卷岛也不是没有后台的人,卷岛产业——放在商界上无人不知,但是因为卷岛上有长兄,才得以出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卷岛很喜欢自己现在的职业,他觉得自己很幸福,所以每一单工作都做到尽心尽力,才熬出了一番名气的。

  不知道这次是个怎样的人?卷岛坐在工作室里小心翼翼的擦拭这镜头。

  一个人走了进来。

  卷岛裕介觉得是其他摄影师早到了。没有抬头。

  “你叫卷岛裕介?”不可一世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卷岛有些惊愕的抬头。

  是一个紫发男子,卷岛不认识他,但是还是点了点头,站起身,说:“是我咻~”

  “哦~还不赖嘛……”面前男子的目光不断的在卷岛身上扫射,可以说是肆无忌惮了,在卷岛觉得自己冷汗都下来的时候,男子悠悠然的开口,扬起一抹(自认)迷人的微笑:

“我叫东堂尽八,希望今天合作愉快~”并向卷岛伸出手。

  “嗯,合作愉快~”卷岛握住东堂的手,又补了一句,“失礼了,请问……戴在头上的那个丑发箍是怎麼回事?”卷岛指了指东堂头上的发箍。

  实在是太不符合卷岛的审美了,而且偏离的不是一星半点,要不卷岛绝对不会如此失礼的。

  “什麼?”被明显戳了痛处的东堂蹦起来,指著卷岛的头发反驳,“你才是吧!那吉丁虫一样的发色是怎麼回事啊!”

  “不是吉丁虫!是蜘蛛咻!”卷岛挑起一缕头发,放在指尖绕来绕去的。

  工作室没有开大灯,还是显得颇为昏暗。

  柔和的橙光慵懒得爬上两人的肩膀,给两人带上了一层浅浅的光晕,似乎整个人都有点模糊不清了,表情也似乎柔和了许多。

  “……”卷岛坐下,又开始擦拭自己的相机。其实卷岛有很多相机,各种的奢侈品牌的,但卷岛却唯独爱著一个,每次都用的小心翼翼,像是对待自己的恋人。

  东堂无事,静谧的空气在身边流走,让人不忍打破。

  东堂低头,静静地观察这个拥有吉丁虫发色的摄影师——吉丁虫色的头发,左眼眼角有颗泪痣,左边的嘴角下方也有一颗痣,睫毛长而弯,带著浅浅的绒光,眼神认真的盯著手中的相机,嘴角露出一副满意的微笑。

  “啊!卷岛,东堂,来的这麼早啊!”有人把屋内的大灯点起。

  卷岛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来者的样貌。

“Boss,你才是咻~”卷岛从凳子上站起身。

“因为没什么事啊~”东堂笑着说。

“你和卷岛已经认识了?”

“算是吧~”东堂微微勾起嘴角,“卷岛先生是个很有趣的人。”东堂瞥了一眼站在一旁、事不关己的卷岛,别有所指的样子。

“啊、啊,那就好!”Boss也笑著回应。

这不过是拍摄前的一个小小插曲,真正拍摄起的东堂,身周的气场都变了。

似乎这就是他的表演的舞台,一身帝王气,不管是眼神,还是表情。卷岛已经很少遇到悟性这麼高的演员或是模特了。

卷岛围在东堂身边,似乎他的每一个表情都值得照下来定为永恒。

屋子里静悄悄的,掉一根针的声音都可以听见。

卷岛的目光只集中在东堂身上,而东堂也是进入了状态的样子,举手投足之间把自己的优长全部体现了出来,整个人都让人挪不开视线。

期间有一个助理凑到卷岛身边询问是否需要休息,结果被卷岛一个眼神吓的半天说不出话来。

好不容易能找到一个人可以拍出自己想要的感觉,怎麼可能松口呢!

当时卷岛的认真与东堂的配合吓了大家一跳,因为只有卷岛一个人在拍照,一副死守住猎物的样子,身周散发出的气场与东堂的不相上下,几乎可以在空气中磨出火花,而偏偏又像已经配合了好久的兄弟。

根本没人敢上前,都一副被两人的默契折服的样子。

“呼~终於完事了咻~”卷岛直起身,觉得一直保持一个姿势的自己已经长在原地了,两条腿都麻木了。额头上渗出的汗,顺著脸颊流至下颚,滴到地上。

卷岛只是随手摸了一把,又匆匆的跑到另一个屋子修图去了。

  说起来,卷岛的工作习惯很奇怪,他不会让别人碰自己的照片。

  而另一头,东堂缓缓地从灯光下走出来。

  “真是累啊……好久没有站这麼久了。”东堂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哎,卷岛这人就这样,工作狂人。东堂还得见谅啊~”Boss对於刚刚卷岛的动作做出了一番解释,不过事实也正是如此。

  “不,他拍的很好,”东堂笑了起来,“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boss忙不迭的说。

  ——蜘蛛吗?真是有趣的人啊……卷岛裕介,很有趣……

东堂这样想著。

“哦,可以让我看看照片吗?”东堂提出这样正常的要求。

但boss却面露难色,“卷岛修图时不喜欢别人打扰的,要不你去联系吧,我做不了主的。”

“诶?!这样吗?那好,电话号,我去联系祂。”东堂捋了捋刘海这样说。

“那好。是这个。”

难得有和我这麼搭的人啊……

——TBC——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