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痣控在此_文力缺失

【东卷】 所处目光皆为景

私设:模特东×摄影师卷

(二)

  “是卷岛裕介先生吗?”

  半夜响起的电话让卷岛有些不爽,虽然自己刚刚修完图,还没有睡觉,但是怎麼想,大半夜给人打电话都很失礼吧!

  卷岛不情不愿的接起了电话。

  “哪位?”生硬的打招呼的方式,语气中带著不满与疲倦的感觉。

  “是卷岛裕介先生吗?”通过电波传来的声音有些失真,卷岛觉得声音很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来。

  “是,你是哪位咻?”卷岛的回答还是硬邦邦的,像东堂刚刚吃过的法棍面包。

  “小卷还真是绝情啊~”对面的声音突然愉快起来,“咱们今晚……呃,已经过十二点了,是昨晚还见过的!”

  昨晚?

  “你是那个土发箍咻?”果然,人过於疲倦说话就容易不经过大脑。

  “你才土发箍!山神大人我可是最美型的!”得到了意料之中的反驳。

  “所以说,你有什麼事情咻?不会是专门强调你不是土发箍吧……”卷岛有些无奈,太阳穴隐隐的作痛,於是引回话题。

  “啊~”东堂似乎才想起自己给卷岛打电话得原因,“我是想看看照片的。”

  “照片咻?”卷岛想了想刚刚修好照片。

  卷岛拍了特别多的照片,因为很少能遇到这麼合拍的人了,但是只给杂志一点,大部分还是留给卷岛自己,容他欣赏。

  微微回过神,“只能有登在杂志上的那部分咻~”

  剩下的都是我的艺术品!

  卷岛这样想。

  “唔……”对面的声音迟疑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了,“好。”

  “那我怎麼给你咻?彩信?”倦意慢慢爬了上来,卷岛想赶快结束电话,然后爬上大床。

  “抱歉,抱歉,手机最近不好使了,还没来得及修理,收不到彩信。”东堂略带歉意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怎麼办咻?”倦意熏得卷岛脑子都麻痹了。

  “明天?明天有空吗?见面给我看吧~”东堂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欣喜。

  为什麼欣喜呢?卷岛有点想不明白了,他只想早点爬上床,犒劳一下疲惫的身体。

  於是根本不清楚东堂到底说了什麼,便满口答应了。

  后来,卷岛觉得那是自己做过最差劲的决定了。

  “那就约好了哦~”东堂的声音很好听,很轻柔,像棉花糖一样,软绵绵的,甜腻腻的。“spider咖啡厅见了~”

  卷岛更想睡觉了。

  “好咻~”卷岛记得自己是这麼回答的,虽然已经不记得自己答应了什麼。

  睡眼惺忪的把需要的照片自见了一个文件夹,然后其它照片都锁了起来。

  第二天早上,卷岛一觉睡到了十点半还多,是被电话吵得忍无可忍才起床的,当时卷岛只想给给他打电话的那个人判处死刑。

  ——东堂尽八

  四个大字显示在屏幕上。

  东堂?

  打电话干什麼咻?

  很明显,卷岛还没睡醒。

  接起电话,另一头的声音差点把卷岛震聋。

  “小卷~~我已经到了哦!!!”

  卷岛默默的把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顺便反省自己什么时候把音量调的这么大。

  “咻?到哪里?”卷岛俨然一副【发生了什么?我刚睡醒!】的样子。

 

  对面沉默了片刻……

  “小卷竟然没出门!!!”卷岛听见了东堂声嘶力竭的叫喊。

 

  在外面这么喊真的没关系吗?这家伙到底有没有作为艺人的自觉咻……

  “我马上就出门咻……等等我!”卷岛这样说着,随便从衣柜里挑选了几件衣服套上,一只手挂断电话,然后把挤好牙膏的牙刷塞进嘴里,顺手把已经及腰的长发拢起,整理一下仪容,拎起早已放在门口的电脑包冲了出去。

  等卷岛到达spider咖啡厅时,已经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小时。

  “非常抱歉咻,耽误了你的时间。”卷岛拉开椅子坐好,点了一杯摩卡,一面把电脑拿出来,“为了表达歉意,东堂先生的账我会付的咻。”

  东堂倒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捋了一下眼前的刘海,口气十分温和,“可以看照片了吗?”

  “没问题咻~”卷岛点开文件夹,把电脑转到东堂的一侧,“如果登在杂志上,大概是这个样子咻……不知道东堂先生怎么看?”

  “不用叫我东堂先生呐~叫我东堂就好,如果想叫我尽八的话,我也不介意,”东堂把视线从电脑屏幕上移开,盯着卷岛爽朗地笑了起来。

  “咻?”卷岛显然不知如何面对眼前的情景,几乎愣在原地,“东堂先生不要开玩笑了咻。”

  “小卷不要这样啊~~~”东堂看到卷岛窘迫的神色,语气也带上了愉快的尾音。

  “也不要叫我叫的那么亲密咻。”卷岛看着东堂的笑容不知所措,匆匆喝了一口摩卡掩住尴尬的神色。

  “小卷真是个有意思的人……”过了半天,东堂突然这样说道。

  “咻?”卷岛略带疑惑的看向东堂,显然没有明白东堂话语中的含义。

  “明明在摄影时的气场简直像个国王,但是没想到私下里的小卷……是这个样子~”东堂双手十指相交支着下巴。

  有点少女,但是东堂做却意外的帅气。

  “东堂先生请不要开我的玩笑了咻。”卷岛的眉头又皱在一起了,不可理喻的目光看向东堂。

  像是生气了。

  “抱歉,我并没有要冒犯的意思,”东堂有善意的笑了笑,“只是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这样合拍的摄影师了,难免有些激动。”

  “激动咻?”卷岛突然觉得东堂是个很有趣的人了,他提起了兴致,“如果是在默契度上的话……”卷岛用指腹轻轻的蹭了几下脸颊,“我也是咻……遇见你很兴奋。”

  卷岛勾起了嘴角。

——TBC——

评论(1)

热度(7)